与同事相处-使众人信服的功力

在公司的经营当中,一个做CEO的很大的能力就是妥协,我说这话不觉得很窝囊,其实CEO就是妥协,你肯定不能按照你所有的意愿去实现你所有的东西,你的妥协和平衡,理解、平衡。就是你认为老夫老妻应该对方很完美、很理解,不见得,因为你也在变,她也在变。所以你当突然发现了很多事情,你要想,在公司中也一样,我的副总跟我,我的另外的合伙人跟意见不一致,很大的情况可能是信息不对称,家庭的很多不一致,可能也是信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怎么造成的,你有没有去弥补这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所以反过来,在公司中,我经常要把我对家庭成员的很多看法,我对公司成员去理解一下行不行,用一用行不行,所以它并不完全分开,说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这中间你如果把一些技巧也好,说大了叫一些想法也好,其实是一样的。

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帮助是人,环境,我适应能力很强,有时候你很难改变环境,但是最大的对我影响是曾经跟过的一批人。像关明生教我的有几件事,我终身难忘,其中一件事就是你对团队,不管他在什么情况下,你一定要找一点可以肯定的事,总能找到。

从肯定开始,跟带孩子也一样,从肯定开始。即使你今天有些要否定的,你从肯定开始。然后从提问开始,任何一件事你看到结果,一定要问它的初衷,问他一步步怎么到这一步,我们更多的是提问。我带团队时候有个经验,看到我怎么跟人家提问的,舒服不舒服。

我在创建嘉御基金之前只要我还是职业经理人的时候,包括在阿里,我在公司时候朋友很少,我离开有很多朋友,我每个企业离开以后有一堆朋友,因为我认为我功力太差,我公私分明这件事处理不好。到这儿我是创始人,我能处理好,我不是说所有人都不该这么做,我也有不足的,你们别把我当神,我的很大的不足,我公私分不太清楚。所以我分不清楚的时候下,我要做一个好的

CEO,我真的公司内叫同心圆,等距离发展关系,不能跟任何人走得太近。但我离开阿里,我一堆阿里的朋友,现在真是朋友,百安居一堆朋友,现在东方证券一堆朋友。

我是因为在第一家公司做秘书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离老板走得近,老板有的时候也受有些偏向,更何况有的时候不是老板偏向,老板倒还是挺公正的,下面人不这么看,就是旁边的人不这么看,觉得他能够晋升是因为和老板走得近,其实真不是,所以我做秘书的时候让我体会到,这个功力太深吗,我能做到吗,当不能做到,我就保持同心圆吧。但我其实知道谁可能成为我的朋友,志同道合一起喝酒的朋友,一起玩的朋友,我知道,我离开以后我可以好好去玩。跟谁谈得来,你在公司谈不来,你作为领导也得谈,谈得来的你也不能太花时间跟他聊,谈不来的你更得花时间跟把聊。所以说你不能有太多的亲疏,当我离开了是我的选择,我阿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喝酒聊天的,我今天再去找,我肯定会找我愿意喝酒聊天的人。

以前总觉得不对吧,叫针锋相对,都会这样,你们去打小报告,我也打小报告,当年都这样,很多小人就背着给我们老板打报告,这个肯定是小人心理,不应该这样,以前我也做不到。第二个,我想明白一件事,就是说你的格局到底在哪儿,我说狗可以咬人,人不能咬狗,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是新闻,最后变成狗咬狗。所以当你和小人去纠结的话,实际上你把自己的底线在跟他拉近,就是你突然发现,如果这是你讨厌的,你这样做的话,别人也会讨厌,有更多的人会讨厌。所以想清楚,就是说第一,心态上,他的这些行为没准在成就我;第二,没必要针锋相对,我想办法,我们中国人说惹不起我躲得起,我看看能不能躲。

我觉得我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以权服人,我因为年纪轻,24岁官就做得很大,别人怕我原因,真是我跟老板关系好,卫哲像钦差大臣一样,得听话,而且那时候我很凶悍的,锋芒毕露,年轻人就是这样,你见到

30岁以前的我,一定不喜欢我,锋芒毕露,必须的,24岁,有秘书、有司机,管着那么多人,管那么多钱,我

28岁是投行副总经理,但是你想我要是30岁以前的我,你们一定不喜欢,挺讨厌的。

从英国回来以后变了很多,环境会改变人,你突然发现在英国权位比你高的人,并不是靠权力来服人,因为那时候国内跳槽很少,英国跳槽很多,你以权服人,那时候国有企业,你权力再怎么用,他也不动,所以大胆地用你的权力好了,打都打不好,谁敢丢这个铁饭碗。

在英国我看到了,哪个老板敢这样,那下面人做不好,所以我进入第二阶段,叫以能服人。就是我很多团队那时候跟着我,跟着卫哲能学东西、长本事、能力强,就是你能力,以技服人,你技高一筹。所以那时候我特别锻炼我的技术能力,各种东西我都会,我财务比你好,人力资源比你好,市场比你好,我什么部门都干得好,让大家服,真服。但是后面你会发现,随着年纪大了以后,你会发现,真的不见得什么都能懂,时代的技术在变化,

所以进入第三阶段,以德服人。以权服人,以技服人,以德服人,40岁以后以德服人,30岁以前以权服人,30到40,基本上佩服我的人说,就是能力强,能力强,判断力强,跟他没错,人也有一种说我跟着强者能把这事做成了,或者能学东西,有很多人以前跟着我就这个心态,跟着卫哲能学东西,因为我带出了这么多人。我百安居带出五个独角兽

CEO,阿里巴巴今天两个CEO,都是我招进来的,合伙人里面有多少是我招进来的,跟老东方证券的人吃饭我说,你们那时候是我最不会带人的时候,所以对不起你们,各位兄弟你们还不是那么成功,但也不差,但最厉害的是我从百安居开始的,最强的带人,阿里巴巴我最强还是带人,不是做事。

在我以技服人的时候,我给大家最大的吸引力,一是我公正,比较公正,该怎么样怎么样,对事不对人,第二就是以技服人。但是我后来觉得不够了,40岁以后,想想很多东西我也没法再学了,应该让别人超过我了,那超过,你技术不如人的时候,还有人跟着你,以德服人。

我说随着我年纪大了,我跟同事们讲,你们以后别看我不勤奋,真的有干不动的那一天,但是那一天我告诉你,当我吃苦越来越少的时候,一定是我吃亏越来越大的时候,我永远让我吃苦比不上我吃亏,我能吃苦的时候多吃苦,少吃点亏,但还得吃亏,我干不动的时候我一定会让股份,我会让得更坚决果断,吃亏呗。所以以德服人就是吃亏,又吃苦又吃亏。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与同事相处-使众人信服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