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也会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尤其当她把爱情妖魔化的时候

菲是报社的记者,在一次采访中她对那个嘉宾一见钟情。她觉得他有才,谈吐学识外表,她都欣赏。采访结束后,她便以各种借口跟男人联系,比如采访还要增加一部分内容,比如关于个人情感的部分还要再细谈,比如还要拍些照片配合采访,比如……总之能想到的借口菲都用到了。

男人也慢慢觉察出菲的意图,只是男人半年后要被派到外地公干,恋爱的事没有打算。

很快,菲就跟男人表白了,她不在乎男人要去外地多久,只要能在一起,半年也知足。很快菲就搬去与男人同住,一脸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旁人问起菲喜欢这个男人什么。她说:什么都喜欢,他是个没有任何缺点的男人!

男人也说菲是个是非很少的女人,很听话,也很独立,从她身上也几乎找不出什么明显缺点。

一对恩爱的璧人!羡煞旁人。

朋友都打趣让他们趁热打铁,在男人外派前把婚事搞定。菲早有非他不嫁之心。然而就在众人都看好他们的时候,就在男人外派公干后不久,他们宣布分手。

所有人都一派错愕,不知其因。

男人说没想到菲会提出分手,很突然,令他没有思想准备。

菲却说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出的分手。菲说自己家庭条件优越,父母也希望她找到门当户对的男人。这个男人很有才,有学识,可他毕竟是农村出身,家境一般,房子不大,车也很旧。

既然看重物质条件那为何当初又要主动跟男人表白?朋友不解。

菲说:“当初没想那么多,但冷静下来才觉得他不是一个结婚对象,只是一个恋爱对象。即使自己不在乎物质方面,父母这关也过不了,他们很看重门当户对。他们就我这一个女儿,他们的话我肯定要听,就算他们让我去死我也得去死……”

有的女人喜欢把分手的理由归到父母身上,仿佛这样说压力便会自动减半。只是像菲这样听话的女儿当下罕有。

为什么不肯承认“不爱了”这个事实?

菲坦言,她是很喜欢这个男人,她也深信此时若叫男人为她断一只手臂,这人男人也会肯的,只是她不能确定以后。她说:“如果今天让他为了我在身上划一刀,他是能做到;如果让他天天为了我在身上划一刀,他能做得出吗?我觉得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就应该能做到天天为这个女人划一刀。”

此话一出,倒也为这个男人庆幸不少,如果娶一个女人天天要为她划一刀,命还要不要?

“我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我很爱他,可这跟结婚是两回事,与其以后分手还不如现在就分了,我是很舍不得,我也知道他很痛苦,可我很理性,不合适走入婚姻的也没必要再在一起。他也找过我多次要跟我复合,我的决心已下,怎么也不可能回头的。我不可能为了他伤害我的父母……”菲决绝的眼神,一半理性一半偏执。

男人始终搞不懂为何明明相爱,只因父母的意见就要分开?

爱情的事永远旁观者澄明。喜欢把爱情故事营造得千回百转、如梦如幻的女人,怎么可能甘愿男人只为他划一刀呢?她爱的男人只活在小说中,为了爱她千刀万剐、在所不惜,怎么可能是农村出身、房子不大、车子又很旧的那个呢!

喜欢你,是因为差距;放弃你,也是因为差距。对男人主动追求再主动放弃,这才是像菲这样的女人钟情的戏码。一帆风顺、平淡无奇的感情对她们来说没有吸引力。

女人也会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尤其当她把爱情妖魔化的时候。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女人也会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尤其当她把爱情妖魔化的时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