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乌克兰边界冲突事件的最新进展(俄罗斯乌克兰边界冲突事件的最新进展新闻)

本文目录一览:

  • 1、俄乌冲突最新进展一小时前结束了吗
  • 2、俄每天对乌军炮击800遍,普京表态!现在俄乌冲突最新进展如何?
  • 3、俄罗斯与乌克兰最新战况如何
  • 4、俄乌冲突最新局势如何

俄乌冲突最新进展一小时前结束了吗

没有结束。

俄乌两家干架,双方打打停停,对峙了差不多七个月了。目前来看,局势还没有平息的迹象,乌克兰军队在哈尔科夫搞了一波大规模军事行动,直接把俄军逼回了顿巴斯,俄罗斯则宣布同意乌克兰的顿巴斯和南部地区启动入俄,并动员30万预备役力量,准备确保俄军在战场上的优势。看样子,双方在战场上还得再次激烈交锋。 然而,在这样纷繁复杂的局势之下,其实已经隐藏着一些迹象,暗示俄乌冲突可能要结束了。普京最近多次确认,俄罗斯要尽快结束乌克兰危机,这就说明俄罗斯确实是在做着准备。至于如何实现呢,关键可能就在乌克兰顿巴斯等地入俄上。此次乌克兰卢、顿、扎、赫4个州的俄控区宣布启动入俄程序,实际上参考的是克里米亚模式。而看看克里米亚的现状,我们就不难理解冲突可能会如何收场了。 俄罗斯并不恋战,毕竟打太久俄罗斯自己的成本也很高。在乌克兰卢、顿、扎、赫4个州成功并入俄联邦之后,莫斯科就有理由率先宣布停火,因为在已经拿到足够多的利好的情况下,俄罗斯已经不再需要担心面子里子问题,该宣布停火就宣布停火,这时候主动权仍在俄罗斯手里,乌克兰只能被动应对。 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普京要下令部分动员,增派30万预备役力量支援前线呢。这里面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前线局势确实吃紧,毕竟从顿巴斯延续到乌克兰南部,战线长度已经达到1000公里,为了确保俄控区入俄顺利,且不受乌军大规模打击,所以俄罗斯要求增兵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这是一种底线试探,俄罗斯要用实力来震慑西方,以避免西方干预乌克兰俄控区入俄的进程。普京在谈及西方欺压俄罗斯时,就暗示不排除以核武器等一系列手段来反击威胁

俄每天对乌军炮击800遍,普京表态!现在俄乌冲突最新进展如何?

我个人觉得,事态可度能还是会往严重了的方知向发展的,应该衜并不会有所好转。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印度表现不俗,从购买俄罗斯石油、参加“东方-2022”军演、暂时退出“印太经济框架”经贸谈判、走出老路 制衡美国和俄罗斯,走出一条维护自身利益的新途径。 莫迪的核心是看到谁能从中受益印度人民。

莫迪表达了印俄关系的重要性,强调印俄伙伴关系将继续上升。 有了亚洲的朋友,俄罗斯不再担心美国和欧洲的压迫。 正是因为这些和其他因素,普京给了莫迪很多面子。 应该有一些可能。 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已经让双方都筋疲力尽。 事实上,他们都想尽快结束战争,但任何一方都无法吞下它。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都没有做出任何让步。

但是,其实这场战争早就应该结束了,而此时,正好是一个好时机。 双方已开始在各种国际场合含蓄地表示冲突已经结束。 事实上,一旦双方达成某种程度的共识,那么真正意义上的休战确实已经不远了。 毕竟这场战争给双方造成的损失都非常严重,继续这种消耗真的不是长久之计。 布林肯当天发表声明称,在拜登总统的指示下,他授权美国国防部向乌克兰提供价值高达3.5亿美元的致命防御武器援助。

这是继2021年向乌克兰追加两批6000万美元和2亿美元军事援助后,美国又迈出的一步。去年以来,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总额已超过10亿美元。 事实上,乌杜克兰为了对抗25万俄军,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虽然在一定的方向上取得了进展,但对整体战局并没有什么影响。

俄罗斯乌克兰边界冲突事件的最新进展(俄罗斯乌克兰边界冲突事件的最新进展新闻)

俄罗斯与乌克兰最新战况如何

和此前几场围城战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断逼近的进攻方是乌克兰军队。在乌克兰政府和部分西方分析人士看来,这意味着“转折点”的到来。亲自宣布反攻开始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甚至宣称,战争将以“克里米亚的解放”为终结

乌克兰赫尔松州的同名首府赫尔松是一座始建于18世纪的老城,至今仍残留着沙俄时期黑海舰队中央要塞的历史风貌。城市西边是一望无际的广袤农田,北边蜿蜒流淌的因古列茨河形成天然屏障,东边则紧邻宽阔的第聂伯河。

8月以来,这里的炮火声渐隆。继基辅、哈尔科夫、马里乌波尔和北顿涅茨克之后,这座俄罗斯2月底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迅速占领的乌克兰南部城市,成为又一处俄乌之间展开拉锯战的焦点战场。截至当地时间9月6日,赫尔松市区西郊、南郊约20公里处都已出现进行反攻的乌方部队,市区北部也一度发生小规模交火。据塔斯社报道,9月6日晚22时左右,赫尔松市上空又响起十多次爆炸声,天空中还有导弹飞过。

和此前几场围城战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断逼近的进攻方是乌克兰军队。在乌克兰政府和部分西方分析人士看来,这意味着“转折点”的到来。亲自宣布反攻开始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甚至宣称,战争将以“克里米亚的解放”为终结。但进入7月以来,这场“媒体直播时代的透明战争”突然被遮蔽起来,模糊的战报、不再公布的具体作战地点、对媒体屏蔽的前线、阻断通讯信号的战区,让战事进程充满更多的悬疑。而更多的分析则认为,所谓“转折点”并非乌克兰转守为攻,而是这场已经持续半年多的战事将陷入“长期战争”的灾难性僵局。

7月14日,战线上的俄罗斯空降部队士兵。图/人民视觉

“不再直播的战事”

8月9日,克里米亚空军基地发生了连续爆炸。在此之前,国际社会上一次对乌克兰南线战事的重点关注,还是2月24日俄军“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之前。今年年初,美国政府和西方智库曾警告称,俄军可能进占乌克兰南部靠近克里米亚的省区,特别是扎波罗热、赫尔松两州以及最大的港口城市敖德萨。2021年,俄军集结多支舰队的两栖部队在克里米亚举行大规模登陆演习,更加深了西方世界关于俄军“闪击敖德萨”、使乌克兰变成“内陆国”的猜想。

2月24日清晨,和其他战线一样,俄南部军区部队越过克里米亚与赫尔松州的边界,“几乎没有发生激战”,就迅速控制了拥有30万人口的赫尔松市,战线被推向赫尔松州靠向乌克兰腹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和尼古拉耶夫州的边界。不过,“闪击敖德萨”并没有发生,当时更受国际社会关注的行动是俄军对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进攻。

4月之后,俄军集中兵力围攻顿涅茨克州南部重镇马里乌波尔,处于僵持的赫尔松州成为侧翼战场。马里乌波尔围城在5月20日结束后,俄乌军力的重心转向更北部的卢甘斯克州乌控区,西方媒体将此视为“顿巴斯决战”开始,南线则长时间处于远离战场中心的状态。

但事实上,7月下旬,当俄乌两军主力还在顿涅茨克州乌控重镇巴赫穆特展开拉锯时,乌军已经在南线进行了小规模的反击试探。7月23日,在距离赫尔松市仅10公里的河道上,乌军第一次攻击达里夫卡大桥,试图破坏俄军补给线。当天,有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对媒体透露,乌军在7月15日至22日间夺回了赫尔松州的一些小村庄。不过,俄乌双方均未确认具体村庄的名称。

当时,外界普遍沉浸于“直播战争”的新形态中,很少有人预料到南线战事的具体战斗地点和进程不被公开。美国军事智库“战争研究所”后来指出,乌军“南线反攻”的主战场地处赫尔松州农村地带,通讯也不像基辅郊区那么发达,主要是“不太可能对外传播两军动向和交战状况的小型定居点”,这使得外界难以通过社交媒体及时追踪和确认一线的动态。在“战争研究所”7月23日的“每日战局简报”中,南线依然被视为“顿巴斯决战”遥远的侧翼,在全文最末被稍稍提及。

8月9日下午3时许,一连串剧烈爆炸声打破了位于克里米亚萨基的俄军空军基地的平静。自2014年以来,这里一直是俄军稳定的后方。今年2月以来,俄军战机从距离赫尔松市约200公里的萨基基地出发,几乎掌控着整个黑海沿岸的制空权。

萨基基地爆炸事件的原因,目前仍无定论。乌克兰政府官员时而宣称这是远程导弹打击的杰作,时而宣称是乌克兰特种部队渗透进了克里米亚。俄罗斯方面则表示,这是意外爆炸引发的事故,俄空军也不像乌军所言那样损失了多架先进战机。

更为关键的是,爆炸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出豪言:冲突“始于克里米亚,必将以克里米亚的解放而结束”。面对记者关于“是否开始南线反攻”的问题,泽连斯基身边的官员坦然表示“可以这么说”。8月11日,乌军南线司令部发布了打击赫尔松俄军第49空降师和第 126 近卫海防旅指挥所的战报。这被视作更明确的信号:由于俄军高级指挥官经常“靠前指挥”,乌军在基辅、切尔尼戈夫等地发起反击前,都曾尝试定点打击俄军前线高级指挥所。

“南线反攻”

回顾从7月底到8月“转折点”期间俄乌双方释放的为数不多的关于南线战事的信息,一些分析人士梳理出了乌军要进行大规模反攻的线索。从7月23日攻击达里夫卡大桥开始,乌军频繁进行交通破袭,试图切断第聂伯河两岸俄军的交通连接。仅赫尔松市以东的关键要道安东尼夫斯基公路铁路桥,就在十天内遭到三次攻击。乌军还反复袭击从赫尔松到扎波罗热沿线的关键铁路站点和机场,以期影响俄军南线全线的调动效率

自7月下旬以来,乌克兰情报部门亦公开向南线被占领区居民征集俄军信息,包括俄军部署点的地址坐标、交通路网详情、当地和俄方“合作”的乌克兰人的身份信息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俄乌双方的战报都显示,美国及欧洲国家援助乌克兰的“海马斯”火箭炮系统,刚刚形成战斗力就被优先应用于南线战场,负责定点攻击俄军指挥所及后勤、交通系统。据塔斯社报道,仅9月5日,俄军就在赫尔松地区拦截了34枚美制火箭弹,并击落了4枚美制空对地导弹。作为乌军体系中另一支装备最为先进的队伍,无人机部队也被主要投放在南线战场,自7月31日开始频繁袭击克里米亚本土。

目前乌方宣称在南线利用美制武器取得的最大“战果”,是在7月30日用“海马斯”袭击了赫尔松市东南约47公里处的俄罗斯军用列车,据称造成80人死亡、200人受伤。虽然这次袭击并未得到完全确认,但俄军多次报告赫尔松周围的交通设施遭“海马斯”袭击,并在8月开始加强关键路桥的防空火力和雷达部署,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乌军在南线最初的打击行动超出了俄军的预料。

不过,乌克兰8月“官宣”反攻后的半个多月,赫尔松一线乌军进展缓慢。其间,乌克兰统帅部一度宣布“收复”7个居民点,但没有披露具体地名。俄军不断发布在赫尔松一线炮击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乌军后方目标的消息,并宣布进入尼古拉耶夫州境内,显示出乌军仍未将俄军从这两州和赫尔松州交界的最前方战线上赶走。

究其原因,俄军至迟在7月底已意识到,乌军在南线将有“大动作”。西方情报机构称,从8月1日开始,俄军陆续将“顿巴斯决战”主战场顿涅茨克州北部的精锐部队调到南线。作为俄军关键机动力量、曾是基辅围城战主力的俄空降兵部队,有90%已部署到南线。8月10日之后,南线战事升级,而俄军在顿涅茨克的大规模进攻有所减少,双方约有一个月都维持在巴赫穆特僵持的局面。与此同时,乌军在“官宣”反击后再使用无人机对克里米亚后方的黑海舰队总部、刻赤海峡大桥等进行攻击时,都遭遇俄军有效拦截。

为打破僵局,8月29日,乌克兰统帅部宣布开启大规模反击,意图全面突破第一道战线,逼近赫尔松市区。此后一周,乌军多次宣布“收复”居民点,并披露了一些地名和视频素材。9月4日,泽连斯基在演讲中表示“乌克兰国旗正在回归它们应在的地方”。西方分析因而多将8月29日视为南线战事的新阶段。也是从这天开始,“战争研究所”每日简报的首要部分都聚焦“南线反攻”,篇幅超过“顿巴斯决战”。

俄方及亲俄武装发布的信息则显示,8月29日以来的战事有所升级,但仍是小规模试探性进攻。亲俄的“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高级官员对媒体称,乌军调动了多个营级作战群。赫尔松州当局亦发布了要求西部地区居民避难的通知,其负责人斯特雷穆索夫9月4日对塔斯社表示,由于“安全问题”,该州加入俄罗斯的公投计划将暂停。

关于南线之战到底谁占上风,俄乌各执一词。乌克兰政府一再呼吁媒体避免报道或预测反攻行动,以免“误导”。乌克兰高级官员多次表示,乌军没有大规模机械化部队,所以选择持续破坏俄军交通网络及指挥、后勤系统,然后寻找机会。乌军认为,南线战局能在8月转入全面反攻,已经说明了该战术的成功。“我不能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乌克兰前国防部长扎戈罗德纽克近日表示,“但我们正在破坏俄军控制我们领土的能力。”

俄罗斯媒体及一些分析人士则嘲讽乌军的反击是“自杀式行动”,或是出于对南线俄军进一步深入乌克兰腹地或进攻敖德萨感到恐惧才主动发起进攻。俄罗斯国防部多次强调,乌军始终未能在赫尔松州边界沿线建立阵地,亦未突破俄军任何关键防线和据点。9月5日,塔斯社在报道中写道,乌克兰政府早已失去对整个赫尔松州领土的控制,“该地区正在逐步恢复和平,正在融入俄罗斯的法律和经济生活”。

俄乌冲突最新局势如何

当地时间22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言时表示,为了削弱俄罗斯,西方国家持续不断向乌克兰输送武器,使得西方国家成为参与俄乌冲突的一方。俄乌冲突实际上是俄罗斯与“西方集体”之间的冲突。

拉夫罗夫表示,那些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和军事装备、培训乌克兰军队的西方国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要分裂和削弱俄罗斯,即使这样做会延长冲突时间,造成人员伤亡和损失。拉夫罗夫说,这一政策意味着这些西方国家已经直接卷入冲突,成为冲突的一方。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多种武器。有报道称,自2021年1月以来,美国承诺向乌克兰提供的军事支持总额已超过152亿美元。俄罗斯方面认为,为了维护自身霸权,美国正在世界各地挑起紧张局势。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9月初曾表示,现在美国对乌克兰局势的介入程度不断加深,是一种危险趋势,美国实际上几乎可以被称为冲突的当事方,其责任应完全由美方承担。

原创文章,作者:初欣运营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6wp.cn/4675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10:3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10:4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