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宝利大庆(大庆崔德伟)

本文目录一览:

  • 1、张岩军长喝酒把谁喝死拉
  • 2、我想去云南 大庆哪家旅行社笔记好

张岩军长喝酒把谁喝死拉

26军军长与老部下喝酒,结果喝死了一个人。这个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从半个月前开始,这条消息就在网络上流传,到前天被国防部证实,公众自始至终都只是了解大概,具体的事件真相至今仍扑朔迷离。

别着急,今天就来为各位解密这背后的故事。

经过这次喝酒事件,大家对张岩可能已经比较了解了。张岩2014年10月升任26军军长,跨过年52岁,是我军目前最年轻的军长。

那天,张岩以前的部下,116师高炮团的团长从辽宁海城来到了26军。

张岩曾经长期在39军任职,其中就担任过39军116师的师长,与高炮团团长不仅非常熟悉,私人关系还很好。

当天与高炮团团长一起来找张岩的,还有大庆人武部的部长崔宝利。

张岩是辽宁辽阳人,团长与崔宝利也都是东北人,3个东北人碰到一起,又都是军人,自然要整几杯。

26军直属济南军区,军部驻地位于山东潍坊市,是乙类集团军。当天,3个人就在潍坊的军部驻地喝起了感情酒。当然,除了他们3个人,还有一帮朋友坐陪。

军人的喝酒作风大家都知道,喝到兴头上,喝酒就像打仗,整碗整碗地喝,不管酒量大小。作为老领导,张岩一个劲地让团长喝,团长不敢马虎,一不小心就整多了,当时在酒桌上就懵了,紧急送到医院后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喝酒喝死了人,这可是大事,不管是26军还是39军,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将此事压下来,他们与死者家属接触,试图通过赔钱来私下解决。

但是死者家属并不容易打发,他们提出了2个要求,一是要求巨额赔偿金,另外就是要求给死者评“烈士”。第一个要求还好说,第二个当然难以办到,因为喝酒而死,再评为烈士,那就成了笑话。

与死者家属接触谈判的,26军是由军长张岩亲自出面,一来事情出在他手上,二来他与死者是兄弟,好说话;死者所在的单位39军则由116师师长盛海鹏出面。

但是双方没有谈妥,事情就僵持了下来。可是毕竟部队里死了一个团长,情况得向上汇报,116师于是起草了一份情况说明,隐瞒了实情,交给了蒙在鼓里的39军高层,报了上去。

白白死了一个大活人,死者家属肯定不愿意,一闹,事情就败露了,军纪委随即出面调查,之后将结果向上做了汇报。

因为此事涉及对上隐瞒,弄虚作假,据说高层很愤怒,性质上升到了“欺骗中央,对党不忠诚”,于是此案被通报全军并严肃处理:张岩被撤职,由正军降到副军免职,留党查看一年;116师师长盛海鹏降为副师免职。

什么是“由正军降到副军免职”呢?估计很多人不明白,其实这句话分两层意思,先从正职撤到副职,这是处分,待遇也随之降低,具体到张岩就是从军长降到了副军长,享受副军长待遇。

然后才是免职,这是工作变动,就是免去张岩的副军长职务,但是依然享受副军级待遇。

一句话,张岩现在是享受副军级待遇,但是已经不再是军级干部了。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因为一顿酒一下打回到原形。

事情到了这儿似乎画上了句号,但其实还远没有结束,这几个人是在什么时候喝的酒?因为什么喝酒?张岩除了是26军军长外,到底是何方神圣?

1964年11月出生的张岩是辽宁辽阳人,2014年10月升任26军军长。

张岩并非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他父亲名叫张海天,今年81岁,原陆军第39军政委,官至武警部队副政委,少将军衔,现已退休。

︱站立左一为张岩父亲张海天︱

张岩的岳父同样不简单,名叫汪明德,河南获嘉县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是沈阳军区装甲兵5大司令员之一,官至沈阳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3年去世。

喝酒死人事件最早在网上流传,是在2015年12月18日来自新浪的一条微博,一直到国防部证实,中间经历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而张岩出事前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15年10月30日,当时他到潍坊城市规划艺术馆进行了参观,陪同的有潍坊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副市长等,10月31日,潍坊日报对此进行了报道。

自那以后,张岩再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直到12月18日网上开始流传喝酒死人的消息。而那个时候,传言里已经明确指出张岩已经受到处理。从事件发生,再到受到处理,肯定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据此分析,张岩他们那次喝酒的时间,很可能发生在2015年11月份的某一天。

而团长和武装部长为何突然大老远地从东北跑来山东潍坊,据说是张岩要升职,老部下和一帮朋友听说后,提前来给他祝贺,于是就攒了那顿倒霉的饭局。

有趣的是,就在2015年,官媒解放军报还专门刊发了一篇有关26军的文章,标题是:《陆军第26集团军,改革面前聚精会神忙备战》。

我们来注意一下这篇文章的刊发时间,是在2015年12月15日,3天之后,网络开始流传喝酒死人事件。也就是说,报道出来的时候,张岩喝酒事件已经发生,只是外界还不知晓。

不知道解放军报去26军采访时,是否知晓这件事,但巧合的是,那篇报道里通篇都没有提到张岩字样。

值得玩味的是,那篇报道的开篇是这样一句话:改革面前忙什么?陆军第26集团军党员干部的回答是“备战”。

在经历喝酒门之后,再来看解放军报“改革面前忙什么”这个问题,至少可以这样回答:26军的军长正在忙着喝大酒。

崔宝利大庆(大庆崔德伟)

我想去云南 大庆哪家旅行社笔记好

大庆的国旅信誉口碑都挺好,不过就是现在申请也得17、18号才有空余的名额,那时候估计一个人都得7000元左右。

大庆报业旅行社现在能够申请名额,可以近期走,信誉口碑较国旅差些,不过也不错,近期6500元左右。

大庆宝利旅行社大家说口碑不错,不过本人没走过,但是前几天咨询说最早也得11号有空余名额。

我刚报了一个旅游团就是报业的,是7号,据说还有9号的,还可以申请

原创文章,作者:初欣运营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6wp.cn/46891.html

(0)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