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费县(515费县案件详细笔供)

本文目录一览:

  • 1、费县新婚夫妇被杀案,凶手作恶多端,后来怎样了呢?
  • 2、费县515最小的出狱没有
  • 3、山东费县515案件 人性的丑陋

费县新婚夫妇被杀案,凶手作恶多端,后来怎样了呢?

人生为数不多的几个幸福阶段,新婚燕尔绝对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给新人祝福,我们自己也心里开心,乐于沾沾喜气,而在2013年,却有四个禽兽不如的犯罪嫌疑人,在山东费县残忍地杀害了一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期间更进行了长达8小时非人的折磨。

2013年5月15日,家住山东费县费城街道的刘大娘突然联系不上自己儿子孙某和儿媳,几次电话无果之后,便亲自到儿子家来寻人。

刘大娘走到儿子新房外,发现房门虚掩,便赶忙进去查看,结果房里并无异样,但儿子家的狗却被砸死在地,流了一滩鲜血,惊魂未定的刘大娘赶忙报警。

很快,费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赶赴现场,初步侦察后,发现孙某家装有的摄像头连接线被铰断,家中连接的电脑主机也不翼而飞;孙某家的小狗被砸死在院内一角落;房子防盗窗被撬开一个角。

随后,警方又在卧室发现孙某近期用的被褥、床单被换成了旧的,地上有被扯坏的衣服,通过检测发现房间多处有残留血迹,尤其在一个枕头后面,竟留有一个血掌印。在客厅,办案民警发现一盘做好的猪肉。

结婚不到半年的新婚夫妇去了哪里?办案民警隐约感觉到了情况很不乐观。通过询问李大娘等人,警方了解到,孙某夫妇结婚半年不到,感情非常好,不会出现严重的吵架,此外,据刘大娘说,孙某夫妇平时不怎么爱吃肉,警方判断的,客厅桌上的一盘肉或许正是证明了除了孙某夫妇,这个房子里来过其他人。

随着进一步调查的开展,当天中午1点左右,警方在孙某家西边的温凉河打捞出三个塑料袋,里面除了垃圾,还有孙某夫妇的一些衣物。

随后,警方顺着河边搜寻,最终在河边一处峭壁之上,大约离地2米的一个洞穴中,发现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正是失踪的新婚小夫妻孙某二人。

新婚夫妇惨遭杀害,检查发现,孙某尸体有明显被殴打的痕迹,妻子则更是有侵犯的迹象。新婚夫妇惨遭杀害,令当地民众义愤填膺,对犯罪嫌疑人恨之入骨。

随着进一步深度调查的开展,警方通过在死者衣物中找到的一张签名为付某某的卡,但此人与孙家并无交集。进行身份确认后,警方发现这张卡的实际持有者为付某某的26岁儿子付刚所有,此人犯罪嫌疑极大。

经调查,警方了解到,付刚长期于当地家境贫困的张学军、王吉营、赵峰三人混在一起,而案发前一日,四人正在孙某家附近长时间逗留过,这四人共同犯罪嫌疑极大。

经过不日不夜的追捕,2013年5月17日早上6点,警方在山东济宁市发现犯罪嫌疑人付刚踪迹,已经连续奋战30多个小时民警迅速赶赴济宁,当天下午3点左右,四名犯罪嫌疑人在泰安市宁阳县华丰镇长途客车站被抓捕归案。

面对铁证,四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犯罪事实。

2013年5月14日中午,四人来到费县,在孙某家附近逗留了很长时间,打算行窃,同时又看到面容姣好的女主人,便又想强奸受害人。

等天色晚了,行人少了之后,四人先将孙某家中监控破坏掉,随后潜进房里。当晚7点左右,孙某夫妇回到家中,被埋伏的四人持刀威胁,在接下长达8个小时的时间里,四人对女主人进行惨绝人寰的凌辱,轮番殴打男主人,最后将二人杀人,将尸体转移到峭壁上的山洞中。

四名犯罪嫌疑人,年仅最大的23岁,最小的不过17岁,却能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当地群众强烈建议严惩真凶!

在缉拿真凶之后,这四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终于被正义制裁,犯罪嫌疑人张学军、王吉营、付刚被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犯罪嫌疑人赵峰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6年6月22日,经最高法核准,犯罪嫌疑人张学军、王吉营、付刚被执行死刑。

禽兽永远是禽兽,人却不见的是人,新婚夫妇惨遭凌辱杀害,这四个令人发指的禽兽死不足惜,正义的铡刀最终也了结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515费县(515费县案件详细笔供)

费县515最小的出狱没有

通过查询相关资料,费县515最小的没有出狱,费县515惨案让所有人心痛不已,但恶有恶报仅仅用了50个小时,515费县大案成功告破。此人本案因触犯多条法律,但却是未成年人,被判无期徒刑(2019年已减刑)。具体消息可关注官方网站获得第一手权威信息

山东费县515案件 人性的丑陋

四个灭绝人性的恶魔,最大的23岁,最小的17岁,由山东新泰市深夜窜至费县一刚结婚半年的小两口家。在抢劫完财物以后,看到女主人年轻貌美,于是兽性大发,当着男主人的面把女主人轮奸折磨了八个小时,最后还杀害夫妻两人,抛尸山洞...

2013年5月15日,据刘大妈说,案发前一天下午,儿子打来电话,说第二天要回老宅吃饭,可是直到第二天十点,儿子儿媳都不见回来吃饭,刘大妈越想越不对劲,就往儿子家中赶,儿子的新房大门并没有反锁,但是家中却空无一人,当刘大妈转身走出大门时,院子里的一幕让她惊慌失措,儿子家的小狗浑身是血躺在院子里,吓得她腿都软了。然后跑出院子报警。

随后根据对现场的勘察,警方推测,刘大妈的儿子儿媳极有可能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遭遇了不测。

警方透露遇害人男的叫孙刚,26岁,女的叫李红,24岁,半年前刚刚举行了婚礼,喜字还没有散去。据悉,二人夫妻感情较好,平时孝敬各自的父母,有口皆碑婚后为了生计,二人在路边做起了饮食生意,被害前没有反常迹象,新房位于城乡交界处,比较偏僻,南边是一片树林,西边是一条河,周围虽然有房屋,却无人居住,那么案发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费县警方兵分两路,一路民警继续在案发现场寻找有价值的线索,而另一路民警,则在案发地周围展开搜索,很快,案发现场勘察的民警有着重要突破,在这间院子的东西两侧,有两个监控探头,其视角可以覆盖整个院子,此时连接探头的电缆线却被人剪断,与监控相连的电脑主机,也不知去向,在院墙上,还有几处人蹬踏过的足迹,而新房的窗户护栏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方形的缺口。

由于新房地处偏僻,为了防止小偷进入,刘大妈的儿子不仅装了监控,每扇窗户还装了防盗栏,然而眼前的一切,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凉气,防盗措施做得如此完备,然而还是被凶手强行闯入,这个人是谁?为何如此猖狂?在这间屋子共有五个房间,每个房间都非常凌乱,房间里的衣柜,壁橱都有被翻动的迹象,凶手似乎在寻找什么?很快,在新郎新娘的卧室地上,警方发现了一处隐蔽的血迹,经过仪器搜索,现场被人用拖把曾经打扫过。警方猜测被害人的家中,极有可能是案发第一现场,就在这时,新房南侧的一间卧室里,几件散落在地上的女人衣服,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这些衣服上,都有明显的撕扯痕迹,警方心里一沉,案发现场情况错综复杂,暗藏玄机,似乎向警方暗示着什么。

经过勘查,桌上的一锅红烧肉,也同样令人生疑,那么这锅肉是给谁准备的?如果是为客人准备的,那么为什么放在锅里,经过检查,这一桌红烧肉明显是刚做不久的,其余还有些咸鱼头,咸菜炒肉丝,明显一个案发前的一个情形,因为盛放方式比较异样,铲子还在锅里,所以警方推测这盘红烧肉,是给外人准备的,这个客人是谁?很可能是最后来他家吃饭的人,也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既然是招待客人,为何桌子上只有两双筷子?就在警方对一桌晚餐一筹莫展时,外围调查民警在新房西面的温良河里有了意外收获!

警方在温良河里捞起了三个塑料袋,塑料袋中的东西十分凌乱,在这三只袋子中,不仅有带血的衣物,还有两张银行卡,经过辨认,衣服都是儿媳儿子近几天穿的,而两张银行卡,一张是刘家儿媳的,另一张刘大妈却并不知情,签名人写着付某,最后取款日期是案发前第三日,这张有付某签名的银行卡是一张低保卡。

付某是年近70的老人,他住在离案发地100公里以外的汶南镇,奇怪的是这张银行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受害人的口袋里?它和这对夫妇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经查,持卡人付某与新婚夫妇并无关系,警方推测可能跟犯罪嫌疑人有关联?付某年近70,体弱多病,长年卧病在床,他的作案嫌疑几乎为0,在调查中中,付某告诉警方,自己有个儿子,叫付刚,今年26岁,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付刚在外流浪网吧,结交的人也是不三不四的人,也没有正常的收入来源,也没有正当的工作,付某的低保卡也一直被儿子霸占着,一有钱到账,就被儿子取完,如今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就在这时,银行传来信息,案发当晚,新婚夫妇的银行卡被人分六次取走11000元,调取取款记录,发现一个穿着女式连帽外套的男子出现在提款机前,经辨认,这件外套,正是刘大妈儿媳的,而令人气愤的是,嫌疑人在取款中都会情不自禁的微笑,很是开心,然而经过比对,案发当晚取钱的并不是付某,难道付刚不是凶手?案发当晚残忍杀害新婚夫妇的人另有其人?

有人举报,在案发下午2点,在附近废水站附近,出现了四名可疑男子,其中高个男子体态偏胖,他们在那里待了3个小时,6点,有人听到新房里有凄惨的狗叫声,经过比对,村民口中的胖子叫付刚,其余三人是他的同伙,通过对付刚的社会关系调查,警方确定了四名犯罪嫌疑人,而到银行ATM机取钱的正是其中一名叫赵峰的,为了抓到四名犯罪嫌疑人,警方在各个交通枢纽展开布控,很快,在一辆开往青海方向的客车上,警方发现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的踪迹,最后在泰安市宁阳到境内追上了这辆公共汽车。

犯罪嫌疑人怎么都没想到,警方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询问中他们对“5·15”案件供认不讳。据他们交代他们四人以前都是在网吧里认识,这四人自2012年以来,单独或交叉结伙窜至济宁、泰安市的多个县区和蒙阴、平邑、费县等地,盗窃、抢劫作案近百起,盗抢现金、电脑、金银首饰等物品一大宗,涉案价值10万余元。”他们偷来、抢来的钱花光了,便实施新的偷和抢,就这样一次次地重复轮回,像吸毒人员毒瘾发作必须找到新的毒品一样...

随后四人被押回费县,他们很快交代了杀人藏尸的全过程。

案发当天,已经身无分文的他们决定弄点钱花花,经过商议,四人从老家汶南镇来到费县打算伺机作案,很快,在偏僻的温良河附近,他们发现了被害人家的新房,经过几个小时的勘察,最终确定了作案目标,他们觉得被害人家装修考究,应该有点钱,在确定屋中没人后,四人携带作案工具潜入里面,并剪断了监控,可是他们在里面翻找了一个多小时,却并没有发现贵重的线索,当他们决定离开时,却发现了挂在墙上的结婚照,新娘端庄美丽。于是他们邪念乍生,悄悄地潜在房里等待新婚夫妇归来...

当晚7时,因为无证经营被取缔经营资格的小夫妻落寞地往家走。他们用钥匙打开自己熟悉的家门。下面发生的事情,是不忍心详细叙述的。

女主人最先打开小卧室的房门。埋伏在房间中的四个魔鬼立刻行动,那个叫张学军的瘦子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其它三个魔鬼冲出小卧室,控制了男主人,并将他捆到了大卧室,估计还塞住了他的嘴巴。张学军扒光了女主人的衣服,并搜到了她的一张农行的信用卡,用刀逼着她说出了密码。张学军将卡交付给另一个瘦子王吉营和那个十七岁的赵锋,让他们去取钱。他和胖子付刚在家看守着这对夫妻。在此期间,他和付刚轮流在小卧室的床上,丝毫不考虑受害人的丈夫心中是怎样的痛苦煎熬,先后对女受害人实施了数次奸污。

当晚九点半左右,“小兄弟”王吉营和赵峰在费县城某ATM机上,分六次取出了卡上的11000元。我们有理由相信,这11000元是新郎付给女方的彩礼,在山东农村好多地方彩礼都是11000,取其“万里挑一”之意。假若果真如此,那么这份彩礼还没花一分就这样落到了这帮贼人的手中。据警方调取的ATM监控资料显示,在机器前取钱的是赵锋,赵峰的身上,穿的是女受害人的一件带着风帽的外套。在摄像头前,这个丧尽廉耻的人渣,每次拿起机器吐出的现金,都抑制不住地呲牙露笑,甚至还用手指得意地在纸币上弹几下。凡是看过这个镜头的人,无不对这一幕印象深刻,有的网友表示看他那份得意的样子,“恨不得一榔头敲死他”,这样的冲动是真实的。

他们取了现金,返回到胡家。为了庆贺取回了现金,此刻,他们竟然决定在受害人家中炒菜喝酒。他们俨然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用别人的锅,用别人的油盐,用别人家的食材,在别人家的厨房里炒了几个菜,甚至还做了一大锅的红烧肉,并直接将大锅端到了饭桌上。四个恶棍用着别人家的碗筷,围在别人家的饭桌前,悠闲自在地喝起了啤酒。

酒精刺激着他们的邪欲,可怜的女主人在死亡前的八小时里,受尽了这四个牲口的凌辱、折磨。这一晚,他们当着人家丈夫的面,在人家的床上凌辱了别人的妻子、折磨了别人的妻子!可以想见,这四个牲口、恶鬼的心灵此时已经完全扭曲,陷入了变态。据知情人在网络上透露,在法医为女主人的尸体作鉴定时,发现女主人左侧乳头已经被嚼碎,右侧乳头插着牙签,并且断在了里面,全身都是数不清的抓痕、齿痕······其它更触目惊心的伤情,我们不忍心用文字再作表述,为了死者的尊严我们也难以启齿。

凌晨三时,在经受过八个小时的凌辱和折磨后,奄奄一息的女主人被他们残忍捂死。在经受过八个小时的无法想象的心灵煎熬之后,男主人也被他们无情杀害,据知情人透露,男主人头上被砸出三个洞,胸部被捅了一刀。

一切都结束了。四个恶鬼,用主人结婚的被子和床单,包裹了尸体,连夜抬到了房子对面三百米左右的小山洞里(这个天然形成的小山洞,距离地面两米多,洞口虽小,里面空间大,洞口出奇地圆,看上去阴森恐怖),出门抛尸的时候,大概是嫌小狗乱叫,他们把受害人家中的小狗也用砖头活活砸死,鲜血溅了一地。随后,付刚和张学军去找玉米秸掩盖尸体,王吉营和赵锋被安排回到他们作恶的房子消除罪证。他们清扫了地板,擦掉了血迹,扔掉了吃喝的垃圾,还把床上凌乱的被子板板正正地铺好了。清理尸体的付刚看上了新郎的裤子,欣喜地换上后发现有血迹,无奈只能拖了下来,并在匆忙中将父亲的低保卡落在了里面,也正是这样,使得警方很快就锁定了他们!

办案的警官在记者的镜头前说:“这个案子破了也真高兴不起来,给这个受害人家庭造成的这种损害,也太大了。”是的,罪犯抓住了,可是那对鲜活的生命却在屈辱中永远地消逝了,留给亲人们无限的思念和永远的心痛。受害人的老母亲哭着说:“枪毙他们一百回,也解不了俺的恨啊!”

这四个魔鬼的恶行,引起了百姓的民愤。在犯罪分子回村指认现场的时候,群众们冲破了警察的阻拦,上前殴打泄愤。

宣判

2016年3月,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张学军、王吉营、付刚三人死刑,判处赵锋无期徒刑。

2016年6月22日上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执行命令,看守所将死刑犯张学军、王吉营、付刚安全交付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

原创文章,作者:初欣运营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6wp.cn/48020.html

(0)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