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可进可退的爱情中,如何选择(下)

我来了,你走了

阳光好的日子,我会想起他;下雨的日子,我会想起他;大风刮走树上的黄叶时,我会想起他;至于下雪的时候,我要给他打电话。

北京的雪,多半在l1月初开始,像小草发芽那样,逐渐显露出来。有一年年的11月2日,我过天桥的时候,有雪花飘过我的面颊。那初雪只是若有若无,就像我对他的爱意。但我知道,隆冬的时候,会降大雪,这不过是北京的气候顺序而已。

北京又一场大雪在夜里来了,早上起来,看到没有人践踏的雪,我想,天与地都知道他们之间这场雪,证据是自己给的。但我知道最美的雪也是最脆弱的,因为洁白,而且像爱人的心一样匍匐在地,最容易受伤害的也是它。我随即担心他会开车出门,就打电话到他的家里。但是很遗憾,他还在睡觉,说身体不舒服。我没有敢多问一句,想让他重回朦胧的睡意中。

后来雪被融雪剂很快处理掉了,有的地方则被铲扫干净了。又是阳光好的日子,我想起他,但没有给他打电话。我想,他的不舒服一定过去了。我想,当爱一个人,却没有一种亲密的权利去问寒问暧、问病问痛的时候,就让一切在惦念中减速吧。

现在给我减速的是他。过去给他减速的是我。

那个时候的交往给了我好多青春繁华的感觉。把手放在车门上,牵着我下车,他知道我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子,把头磕在车门上最有可能;点了螃蟹我不吃,三次之后,才不再点螃蟹。他想必也知道,在乎他,我才在乎吃相,实际上,我总是出丑,不是把筷子弄到地上,就是把裙子弄脏了,或许,我会在海鲜楼点一份水煮花生,他让服务员取来精致的小碟子,取很少的一点放在我面前,其他的让服务员先保存着,

最后,他就假装忘了。我想,他不愿意我寒碜他,或者说他不愿意寒碜我,事后明白过来,我很感动,虽然我是一个愿意和那些讲究实际的男生去马兰拉面见面谈事情的人。

和他的每次见而都如同在风和日丽的日子漫步原野,心中领会无数优美。

然而,我在无数优美中忘了爱情。就像我在乡下的经历,就像很多人在旅游的时候野炊的经历。那些容易点燃的干草,一会儿就燃烧尽了;而木头总要很久才燃烧起来,但在断断续续的火候里,要煮的东西早已撤下了灶台,最后,在不需要火候的时候,木头才燃烧出熊熊大火来。

慢慢地,对于辜负他的歉疚,我也不得不自己克服掉。我想,这个世界上,回报的方式有无数种。对于一首优美的歌,当场应和是一种;慢半拍,在沉默中回味生也是一种。世世代代,原本有人做过焚琴煮鹤的求情,遇到他的时候,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歉疚是回报的一种,让自己像最后被点燃的木头一样燃烧也是一种吧。

失落的善终

那天,嘉惜约我在茶楼见面,说想和我讨论要孩子的事情。

我听了挺高兴,拿着几本《怀孕指南》之类的书去见她。但嘉惜却显出一点伤感的样子,她说生孩子的计划,原本可以推到明年夏天的,但是,她自己的母亲和老公的姐姐都给准备好婴儿服了。她说:“我就只剩下这最后一个爱情季了。所以,请你来和我起凭吊。结婚而没有孩子,是爱情的最好时光,你只会去爱,而不考虑和任何其他东西的瓜葛。但,有了孩子,就要做一个单纯的母亲,要和孩子有对等的纯净的心。再说,男人也有不能等待的原因。”

“比如你吧,”嘉惜贸然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十年前,那个人,还不到四十岁,那是他最自信、最光芒四射的时候,而你,你也在女人的青春盛极而衰的转折点

前,你们本来应该把激情给对方的,但是,你在一念之间放弃了。现在,他开始走生命的下坡路了,你则因为做了母亲,心如止水,此生,你们完了。事实上呢,你说的来生根本不存在。”

嘉惜的话唤醒了我一直若有所失、但并不明了为什么的意识。

我的心境,回到了十年前的南方,如同那里的春天下了场毛毛雨,远处看来似乎有点迷蒙的诗意,但行走在雨中的人,却觉得阴冷、潮湿、泥泞。

是的他是我生命中来过的一个值得全全部拥有的人。但,我一直犹豫,担心过分的爱反而遮蔽心中的清朗,就像因为害怕冰凉,而以小口小口吃冰激凌那样的方式来拥有我们之间的美好。我以为,我已经拥有了他和我之间的全部,如同大大的一杯冰激凌,我只需要小口小口地吃,一切总归在我的杯子里。但是,我没有想到,冰激凌最美的造型会在我吃下去之前就消失掉,如同,生命拿走他和我的盛年与激情。

嘉惜看见我陷入了沉默,便说:以前说,得到不如不得到;其实呢,得到还是比不得到好。他不是也到北京来了吗?

我问嘉惜:已经开始凋谢的花技,剩下的时光就是凋谢,还去占有一个已经装了别样东西的花瓶干什么呢,不是彼此唐突吗?

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涌上来。我现在站在生命的中间稍稍靠后的地方罢了,我再也无力拥有的不过是一份我曾经率性放弃的爱情。如果我顺着时光的台阶一级级往下看,后面是深不可测的潭渊。但,生命却要勇敢地沿着无数失落的阶梯,一级一级迈下去。亲爱的人,是否需要再相见,很难知道。

我把脸捂在纸巾后面,忍住眼睛的酸涩。那个时候的放弃,不是我不够爱,而且是爱到不敢轻举妄动,赢到今天,我想,那还是一份不敢轻举妄动的爱吧。所以,除了放弃,还是放弃。

然而,生活依然美好吧。即使我们没有互相拥有,我的眼泪还是给了我安慰,至少我知道,有些放手的东西,我做不到轻描淡写。并且,承受过失落的心,很少愿意填补任何没有价值的东西,而宁愿把空白永远留给失落,这也是失落的善终吧。

荒芜也是一种寄托

当那份友谊超载的时候,我对他说:我们彼此舍去对方这个朋友吧。

我们最后一次一起逛纸品店。一套红白缎面日记本与众不同的精致华美很适合我们分离的心情。我们买下来,他留下红色的,我留下白色的。

两年之后,他突然给我打来个电话。他告诉我,那本红色缎面日记,被毁了。

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修复了自己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写完了那本日记。日记里是他对过去一个女人不可抑制的思念和刻意的遗忘,他借此支撑他在现实生活中一份新的美好爱情。然而,在给女朋友送订婚戒指的前夜,他要做最后的凭吊。那份过去的思念已经彻底松懈了,他决定不再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上锁,他要和他赠予戒指的人共同分享所有的坦荡。他把那本日记用彩纸包装起来,作为一份送给过去生活的礼物,永不拆封。

然而,那双新戴上戒指的手,以为包装精美的礼盘是自己该拥有的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她怀着莫大的期待,拆开了细心的密封。她把那本写满心情的日记烧成灰烬也不能原谅。戒指扔还给他,留下抽泣的背影。

他有失去胳膊和腿的感觉。他不能接受时光被抽空的现实。两年的岁月被女朋友眼泪的洪水冲走了,两年前的岁月被女朋友的双手烧毁了。他说,他是需要寄托的人。

我握着电话,仿佛被一个溺水的灵魂所依靠。我告诉他,我那本白色的日记,没有写上一个字,不去耕耘和收获的荒芜也是一种寄托,静止的时光更接近永恒。如今他所拥有的灰烬,就是永恒本身,何必惧怕什么呢。

我是那么善于自圆其说。但,放下电话,我还是很伤心地哭泣了一场,所有失去的感觉,人人都领受过,我却用谎言去安慰那个感到身心空荡荡的人。然而,失去的终究永远失去了,秋树上红艳艳的柿子,被鸟儿叼走的剖分再也不会生长出来,被虫子蚀了孔的华丽丝绸,与其接受一个被补缀的疤痕,不如保留它的空虚。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在那些可进可退的爱情中,如何选择(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