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情受伤或夭折,如何安妥我们内心(下)

重开的花蕾

老公似乎习惯于别人向我“献殷勤”,直到婚后也仍有人要与老公“公平竞争”。老公却说,他对别人全无在乎的必要,妻子的态度才是关键。对于他来讲,我早已不过是彻底浸透在他内心汪洋的大块海绵,又沉重又潮湿地依附着他,再也打捞不起来,即使打捞起来,又有谁能拧干?

当八十年代费翔在大陆风靡时,他何尝值得我关注?我所一厢情愿痴迷的男孩就长得很像费翔。在那时,现在的老公还只是一位可依赖的朋友。结婚时,我向他诉说道:“这下可告诉你了.我曾经的偶像是费翔模样。”

还记得,他的求婚信是借裴多菲写绐他的爱人尤利斯卡的一段话:“……亲爱的姑娘啊!我从生命的春天起,我就开始寻求你。我向许多姑娘走进,在她们面前跪下来,并且开始祈祷,我错误地把她们当成了你,如今我才明白……”

又想起一位女友。在信中告诉我她的先生常常是在乌干达某地的电话室睡觉,为的是凌晨三点给她挂国际长途。因为那会儿重庆九点她刚上班。然后她求我一件事:帮她把以前寄给一个男孩的书信照片收回来。“那仿佛是我卑鄙的见证!”她说。我当时想:因为后来人那一份足以让石人流泪的挚爱,已使她觉得在遇到这个人之前喜欢另一个都算卑鄙了。她是一个过于纯洁的女子。

我相信,爱包含着慈恩。尤其对于早年初开情窦时被无望伤害得死去活来的人,如果还能遇到一个特别适当的爱人,那些早早地盲目地开过的花就会重新收拢变成花苞,更加热枕地为爱人绽放,也许从此经季不凋。那些从外到内都很充实,无论在什么样的扰乱下都牢不可破的婚姻,就是这花的园地吧。

玫瑰开过之后

曾经,我的好朋友梦安和一个叫雨田的男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都一直是同年级校友,从高中到大学毕业一直是恋人。

他们的分手是因为雨田出国读书。梦安是一个离不开呵护的女孩子,雨田走了,梦安那样漂亮聪明的女孩,得到了更多的呵护,从中她选择了新的爱情。

其间周折十年不止。雨田回国重新扎根的时候,梦安和他都是等着过第三个本命年生日的人了。

梦安依然差丽,甚至更加聪明。她喜欢享受生命而不拖泥带水。雨田则十分庆幸,他还有机会在青梅竹马的昔日女友身边目睹和珍惜她最后的芳华。

在自己生日的第二天,雨田在俄罗斯餐厅为她安排了生日宴会。除了别致的生日礼物外,雨田叫了和他自己一样英俊的哥哥还有时髦漂亮的妹妹作陪,让那个生日晚宴,温馨迷人而且光明磊落。那是一种童年的氛围,是一种亲戚和邻居的氛围,对于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来说,那是一种更高贵的待遇,除了凝固所有青春回想,也意味着持久。

到了冬天,梦安要去做牙齿美容。在电话中随便对雨田讲了一句。第二天一早,梦安出门去见牙医,在楼门口,看到雨田正坐在车里等着送她。牙齿美容需要耐心和忍受,我在牙科手术台边陪伴过另一位美女,看见她的嘴被金属器具撑得面目全非,混杂血液的口水横流,不禁狂想一枝鲜艳玫瑰掉在污水里的情景,觉得无论它多么芬芳也无心弯腰拾起它。我想,即使是梦安那样的美女,也不例外吧。但是,雨田,却是每次必到陪梦安去见牙医,直到梦安一口牙全部变得璀璨夺目。

有段时间,梦安因为和别人的爱情陷入一时的苦恼之中,有时候,竟然失眠。雨田就对她说:你不要硬撑,睡不着就打电话,我过来接你兜风。有一天夜里,梦安果

然动用了这个特权。不到一刻钟,雨田就赶到了梦安楼下。他们坐在雨田温暖的车里,听着音乐,从北京的五环开始转,然后四环,三环,二环,最后站在天安门的晨曦里,等待国旗升起。

即使是梦安那种从小被各种爱宠着的美女,也偶尔对雨田的呵护感动到内疚。有一天,梦安放弃了高傲,问了雨田一个最俗的问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雨田说:“是我需要对一个人这么好。因为你,我这个愿望才没有落空。你十二岁的时候,我在你身边,但不知道爱情这回事;你二十四岁的时候,我把你的爱情弄丢了,但是玫瑰开过之后,芬芳会继续。在你三十六岁以后,所有的年月,我却可以给你爱情之外,所有的爱。”

说完这段话,雨田不好意思,马上说:女老师,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正确的吗?

梦安的眼睛,像鱼的眼睛一样闪过水光,同样,她选择了鱼的沉默,她的思绪也潜伏到了人生的深处。

爱情的十年炼狱

我的高中同学小小曾经和一个外省青年在纸上谈了三年恋爱。然后,她坐了四十个小时的火车去见了他。又和他一起坐了三小时汽车到了他童年生活的老家,只是为了看看他在一个成长小故事中给她讲过的一个小山坡。

后来,他又千里迢迢把她送回去。

然而,因为一个非常小的细节,就像所有恋人之间那些千奇百怪的关键细节一样,他们说分手就分手。

这两个人后来都没有找到自己更爱的人。因此,他们一直互相牵挂。更钟情的似乎是那个男人。他给她写了好多信,诉说对她的爱,和莫名其妙失去这份爱情的委

屈。

小小觉得对过去的恋人也许不公平。他不能沉溺在其中,但男人依然很固执。后来小小只好放弃原来和这个人有关的各种联系方式。

然而,小小由于职业并不能够在社会上隐身。男人最后还是找到了她。那个人给她讲了他的现状,他结婚了,有了一个几岁的孩子,事业发展很好,也是一个百万富翁了。小小觉得他这种春风得意的感觉很好,而且也给她一种安慰和安全感。但,很快,男人的话题又转入对她的爱慕和思念,他对她说:“你是我永远的女人。你就是我的。我做一切世俗的努力,就是为了证明给你看。”

在男人强烈要求见她一的时候,她同意了。

去见男人之前,小小特意和我聊了一个晚土,因为,我是知道一切过程的,我也了解这位男士,所以,我对小小说:如果是我,我就不再去节外生枝了。

但小小说,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作为女人,我已经老了。我就是要去把他心中的幻影破坏掉,让他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也不再干扰我。

我说:你何苦要这么残酷,人有一个幻想,反而能够让现实生活充满光彩。对于男人来说,梦想是很珍贵的,你何苦去毁灭。对你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在世俗社会中,女人老的是容颜,男人老的是心,你何苦要用自己老去的脸来换取他那颗老去的心,双方都不堪呀。

但小小还是去了。

我想,人都用自己的固执去换来自己需要的东西吧,不管好的不好的。

小小在见过昔日恋人第二天的晚上,又和我坐在一个酒吧说话。

她说,他一见到她就说:“不知道是你更老了,还是我这些年见到的美女多了,看起来你就是没有过去那么顺眼了。”总之,他把所有难听的话都当面说了一遍。接着,继续说他对她的思念,夹杂着他现在的各种名利上的成功。

在小小和我说话期间,他发进来无数个手机短信,狂轰乱炸。小小把每个短信都给我看。

有时候,我觉得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比起女人来,不容易得多。男人似乎只有前进的路,没有后退的路。哪怕一份早就结束的爱情,茌炼狱的保险柜里存上十年,他也还要去支付保管费,就为了让这份旧情提醒他自己,曾经的付出是多么珍贵。至于男人要把世俗的成功和对一个女人的爱情表白混为一谈,把自己搞得那么“俗气”,这正如女人在委屈时候的哭泣一样,不过是另外一种软弱而已,倒不必轻视。

而女人,却有放弃一切的勇气,有沉默的勇气。女人,也有对自己的付出视而不顾的习惯。

我一直安慰小小,让她尽量修复自己受到的审美伤害。我对她说,恨,也是一种爱的检验方式,得到恨的人,一定是得到过爱的,要去由衷感恩;只是,那恨的人,他不仅付出过爱,还要无穷无尽去付出更辛苦的爱,他才需要更善待自己。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当爱情受伤或夭折,如何安妥我们内心(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