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花开花落,内心平衡是至高法则(上)

一切从肉体结束,从精神开始

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莲心的电话,要我去顺路的酒吧和她见面。她说还有一个朋友,会在两个小时后离开,剩下时间就她和我两个人。

走进酒吧,我看到莲心旁边是我见过几面的华良。莲心说,昨天刚过完情人节,今天就讲点和情人有关的故事。

在她的逼迫下,华良先讲。他讲到他八岁时喜欢的乡村恋人,二十年后重新见面时,她不再是他在二十年想象中长成的样子。接着讲他大学时代和同宿舍的兄弟们共同喜欢的一个漂亮女同学消失在人海中,她至今是他们心中最美的女人。接着他讲了一次去东南亚旅行的插曲。飞机上邻座一个年轻女人主动和他说了两个小时的话,时时夹杂着诱惑与挑逗,他无法动心,对方在失望地道别时竟坦然告诉他:她是“小姐”。

他感叹自己“清醒得无法让人安慰”。

然后,他似乎是撇开了莲心,对我说:“从十几岁开始到现在,我多年时间的每一个缝隙都挤满生存努力。走得最近的人就是她了,但也只是走到了好朋友为止。昨天和一个兄弟在一起,也是多年没有见面了,听见我给她打电话,他说我竟有那么真实的一面。我对他讲,也只有和这个女孩子交往才会那么真实自由。”

我一边听一边看着莲心.莲心的眼睛变得像灯影里的湖水,闪着迷离的光芒。

两个小时后,华良离开了。莲心才详细给我讲了她和华良的故事。

莲心认识他,是两年前情人节的前一天。

那天的网上已经充斥着情人节的粉色气息。就像“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说法一样,有人发帖子说:“明天要过情人节,今天赶紧找情人。”

她和他相遇在一个有关杜拉斯的读书会上。

那天,反反复复都在说杜拉斯——

杜拉斯开始让自己发胖了,就像一个再也没有情人的女人样,她对她的女友——表示不会再爱任何男人的米歇尔·芒索说:“情人,微不足道。”但,“爱情是永存的。哪怕没有情人。重要的是,要有这种对爱情的癖好。”

杜拉斯在她寄给一个男人,一个可能是她的情人的信中,写道“我是个不忠诚的人。我对你所产生的这种爱情.我知道它是虚幻的。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我爱的是你,其实我爱的仅仅是爱情。”

“我总想保留一个地方.让我独自呆在挪儿,让我可以在那里爱。不知道爱什么,既不知道爱谁,也不知道怎么爱,爱多久,但要自己心中保留一个等待的地方,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等待爱,不知道爱谁,但等待是它,爱。我想对你说,你就是这种等待。”

“痛苦就像是一种解除痛苦的方式,就像是第二次爱情。”

“何处能得到更多空间,更多自由,更多疯狂,更多永恒的期待呢?”

“清醒得让人无法安慰。”

读书会结束的时候,他由于喝了洒,没法开车.就打车送她回家。他们保持距离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夜晚的阴谋使他们心照不宣,“沉默得就像是武器”。出租车司机抱怨在深夜走那么偏远,在离她家还有几公里的地方坚决地扔下了他们。郊区的夜风冷得莲心打颤,他只好把她包在他的大衣里,把她搂回了家。

屋子里的温暖把距离重新还给他们。她没有说请他留下来,他也没有说离去。她煮茶的时候,他自己参观她的屋子。每个地方他仔细凝视,有时他伸手抚摸某本书,某只器皿。莲心觉得仿佛她的身体在他的眼中手中展开,她的血液跑得很快。

情人节的早晨,莲心像平常那样独自醒来。往手心倒洗面奶时,她才看见他写下的手机号码。昨夜的一切细节涌上心头。莲心忽然觉得一个巨大的幸福来临了。

一整天,莲心只拔了一次手心的号码,电话响了两声她就挂断了。她一直坐在家中等待,等待他的声音。她把一天的兴奋而没有着落的期待全部倾注在晚餐的准备上,她想,他如果像一个丈夫那样,正好在她摆开杯盏的时候回来,她就无条件地爱他一辈子。

他回来的时候,手中没有玫瑰。一进门,他空空的两手,正好拥抱莲心,随即,他像一个丈夫那样,从莲心手中接过刚刚打开的酒瓶。

他们没有提到一句情人节。

害怕他再次离去时又在梦中,莲心一直睁着眼睛。微弱的天光,使她能看见他熟睡的轮廓。莲心忽然看到男人的柔弱、娇气、平凡,在熟睡的脸庞、弯曲的脊柱和放松的双手上泄露出来。

他在半明半暗的晨光中仔细穿好衣服,一直迎接着莲心凝视他的目光。最后把手伸进被子捏了一下她的手,在门边回了一次头。在楼下回望了一眼她的窗户,对她摇摇手。

那天晚上,莲心只为自己一个人准备晚餐。他果然没有回来。

他好久没有回来。

在电话里他们从不谈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也从不约定他来她家的时间。他也从不送莲心礼物。他们在自己的感情面前,—起变得天聋地哑。据说,有的人家生了漂亮的孩子,就要故意说他丑陋,以免被妒忌的精灵所伤。而华良和莲心,一声不吭。

然而,他们说很多别的话。也很久他才有机会来她家。即使特意为他淋浴更衣,但他可能只是静静地搂着她说大半夜话。他一直保留在阴影里的生命念头和经历,就在他搂着她的时候,像熟睡那样传递给她。后来莲心想,她就是他的一个梦境。

莲心被相思折磨,已经像大病缠身。然而,她就像一个麻风病人一样,一旦知道自己得了那样的绝症,就隐忍地悄悄离开人群。她不给女朋发讲一个字,她觉得她和他的一切无法和别人分享,甚至无法和他本人分享;也无法让别人帮她分担,甚至让他作为当事人和她一起分担。

但她忽然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公众人物。她莫名地欢喜。她终于可以在不要求他的时候,也能拥有他。一切传媒成了她的亲近之物。他神色中充满自信,虽然年过不惑,但仍然像正午的太阳那样炫目。然而.莲心一直安静等待他来到她身边的时刻,像朝阳那样明媚,像夕晖那样温存。

也许,莲心一直着迷于从背面去看人生,从阴影里体会光芒。他在她面前流露的某些无助反而比他在人前的光芒更打动她。她对他的爱也越陷越深。她觉得爱他一辈子已经不够了。

她开始要求他,要占有他的时间,限制他的自由。

她开始可笑地吃醋。

他几乎从不纵容她。但他还是隐藏不住对她的歉疚。那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拒绝了他认为该拒绝的东西,却又为拒绝本身不忍地歉疚。

莲心也感到为此失去了自尊。她要他帮助她战胜自己的软弱。莲心不要女人那种惯常的占有欲和以付出的名义索取回报。

莲心逐渐体会到劳伦斯诗句的内涵:“一切从精神开始,一切从肉体结束。”从一般男人的立场去理解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故事,往往以精神的名义开始,但目标和归宿是肉体。从女人的立场去理解则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美好故事,往往是从心灵和情感开始,但肉体出场的时候,一切美好不是结束,就是发生了另外的改变。

那么,她和他之间,他实现了目标,而她却要准备收拾结局了。

拜伦曾说:“男人的爱情是与男人的生命不同的东西;女人的爱情却是女人的整个生存。莲心想,这可能就是为什么男人在爱情中,游刃有余,洒脱自在,而女人总是患得患失,要么裹足不前,要么落花流水,结果一样是痛饮苦酒。

如果,她要像男人那样,把爱情当作与生命不同的东两,让爱情来丰富她的生命,而不是让爱情来占据她的生命。那么,她必须能够放弃。放弃不由自主的施爱,也放弃不由自主的索取。

约束她对他的爱情,才是对他和她自己的珍爱。

莲心发现,把劳伦斯的诗句反写出来,就是她不需要索取就能得到的最好的回报:一切从肉体结束,从精神开始。

当感情付出去,身体也付出去的时候,感情和身体就永久退出,曾经相爱的男女从结局开始另外一个圆圈。他失去目标,不再有肉欲的功利,而她,也可以重新开始。某种默契带来的精神体会,就如同两个在同一条路上因散步相逢的陌生人,因为选择过同样的风景而获得某种神秘的牵挂。这次,男人和女人即使都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场上,也达成了真正的一致:肉体做了最好的桥梁,精神成了最美的归宿。

那天夜里,莲心和我在酒吧打烊时候才离开。我看到莲心给我讲这件旧事时已非常轻松,就对她开玩笑说:“这个故事是你编造的吧,华良在你前头还说,你们只是好朋友呢。”莲心说:“是呀,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还在于看待事情真相的态度不一样,对真相的叙述方式也不一样。”

门当户对性与爱

在每个时代,都有古典和前卫两个潮流,在同一时代的很多问题上,也有古典和前卫两个潮流。在性与爱这个问题上,大约也是如此。

前卫的女性认为,有时候,爱是性的累赘。因为,恰到好处的爱很难,恰到好处的性也很难,好上加好不是更难么。如果没有好的爱,难道女人连性也舍弃么。正因为,如果没有好的爱,那么,好的性,也是一条出路。

当然世上并没有一件完美的事情,仔细想想,性与爱合一的好境界,难。难,是一种遗憾。其他的方式呢,似乎也不容易,似乎还夹杂着其他遗憾。

对于古典的女生来说,爱与性可以像人和自己的影子一样。有时候,如影随形,有了爱也有性,这是最好的。有时候,有了爱,却没有性,这也是好的,精神上的爱慕,也是别样的甘甜。但是,没有爱的性,却很男发生,这个时候,性与爱的关系,就如同跳舞和舞蹈者分不开一样。这样的女性,要么恪守传统,要么固守宁缺毋溢的人生信念。结果呢,这样的女性,要么得到非常高级的厚受,要么什么都没有,或者有的就是痛苦,但她不会有恶心的感觉。恶心,是这类女性万万不能忍受的,就像害旧晕车呕吐的人,宁愿不出门或者采取更艰苦的方式,也不以车代步一样。

我觉得,性也好,爱也好,都是十分个人化的事情。当然这个“个人化”也会和每个人的社会际遇紧密相关。比如,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或者同一时代的不同地域,

或者是遇到不同的人,同一个人的态度和行为也许都很不一样。然后,才是各人的其他各种条件能否支持自己的观念,满足自己的需求。

女人正在不断向男人学习强悍的一面,正如男人也不断在向女人学习示弱一样。但是,性别上的事情,的确是“积重难返”的,女人总是容易滑向感性的老家,或者在爱与性的问题上,稍不注意就陷入矛盾之中。性与爱分开,对男人来说,多半是“天然”;对女人来说,多半还是“习得”。无论男人女人,天然的东西,用起来毕竟游刃有余一些;而习得的东西,则须超越苦练的痛苦方能进入自然境界。

所以,我的观点是,在性和爱的问题上,女性还是稍微转轨柔和一些好。毕竟,从生理上来说,女性是最容易受性的伤害的,如疾病机会、怀孕流产等。性,能够带来快乐,也能够带来痛苦。性的快乐,男人和女人都能享受,对于有些男人和女人来说,没有爱,性的快乐也有。但是,性带来的痛苦,只有在男人有爱的情况下,才会和女人分担;如果没有爱,所有性的痛苦,女人就要照单全收。

女人不仅要学习强悍,更要学习折中。女人是要冲击传统,以从现实中得到好处,但是,不能让好处带来的坏处比好处还多。如果我们没有强大到能够为某些好处付出足够的代价,我们宁愿守雌一些。

性与爱的关系,寻求支撑的是一种门当户对的平衡。它要和我们各自的性别心理平衡,要和哦们的生理基础平衡,也要和我们内心真正能够承受的观念平衡。还有,如果我们真的要体验游戏的快乐,也要与伙伴的素质平衡;如果我们得到了某些快乐,也要与我们能够付出的代价平衡。

疲倦缘分与一见钟情

坐往朋友家客厅深红色的皮沙发里,说起这组沙发。大家都称赞沙发很漂亮,和整个屋子的格调也十分和谐。朋友说:当时看了好多沙发,最后实在疲倦极了,走到

一组红色沙发前的时候,就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但一坐下,就觉得十分舒服,再也不想继续走了,就干脆买了这组沙发。

我笑起来,我要沙发的过程,也和他一样。当时一波三折装修完了,体力和钱财都大大透支,最后就剩下客厅的沙发要买了。除了东西的质量,价钱也要考虑,样子也要考虑,买东西就十分为难。我和老公也是看了好多沙发,在走不动的时候,随便在一组布艺沙发上坐下来,那种疲倦后放松的舒服,使我突然决定放弃更多的未知,成就了那组沙发和我的缘分。后来,也得到不少的称赞,几年之中还发现,那沙发的质量确实很好。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赞赏朋友家墙上挂的一幅画。朋友说,他原本是喜欢白墙的,但在巴黎旅行的时候,遇到一位无名的艺术家转让自己的藏画,他偶然看了一眼,就被这幅面勾了魂,费了好多周折,才连同原画的画框一起带回了北京,代价不小。

在座的其他朋友也讲了一些自己生活中类似的“疲倦缘分”或者“一见钟情”的购物经历。

我做得这个话题挺有意思,独自一个人的时候,还在回味。我发现,当我们对一件东西怀着志在必得的决心的时候,我们是在寻找生命中的必需品,在那种坚韧不拔或者强弩之末的情形下,最后的收获都是疲倦带到我们面前的。疲倦带给我们的东西,要么是最恰当的安抚,要么是最难放弃的依赖。而那种我们原本没有打算要,却闯入我们视野的东西,要么是来填补我们的无伤大雅的空白,要么是来满足我们内在的或者奢侈的需要。

我有几位女朋友,都是那种漂亮聪明的风情女人。这样的女人自然最早早有了婚姻,又迟迟结束不了各种艳遇。她们就像南方沿海的美丽城市,正是那独特的气候,促成花朵的艳丽、果实的鲜美,但台风也常常平地而起。困此,她们的婚姻经历了动

摇基础的风暴。因为是闺中密友,我就被邀约彻夜长谈。我是一个崇尚中庸的人,给女朋友的建议总有一个中心思想:没有问题的婚姻,我劝女朋友好好珍惜她们的老公;对于遇到波折的婚姻,我更劝女朋友好好珍惜她们的老公。

我的说道大约和沙发缘分是一理的。我们在不断遭遇感情传奇的时候,实际上是兴奋而又疲惫的。我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会疲惫到寸步难行,我们需要在就近的沙发上坐下来,歇息,并把歇息变成缘分的归宿、我们会泪流满面,突然感动于沙发给我们的舒适的拥抱、柔软的支撑、持久的陷落。我们甚至还可以就势躺下,睡一觉,迎来一个新的明天。至干那个时侯,墙上是否有一幅画,真的不那么重要。那种一见钟情的传奇,它最后终归要高高悬挂起来,有时候,甚至会落上灰尘。现实生活和某些精神满足如同睡眠和梦境。睡眠关乎我们的健康和容颜,梦是在早晨给我们某种心境的。但无论什么心境,那一天是要继续的,没有睡眠,我们的生命却要垮掉。

我的女朋友没有嫌弃我的中庸。实际上,也许我的话原本就是不重要的。那彻夜的长谈,只是在叙述中理清当局者的思绪。台风过去了,“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劈柴、喂马”,“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生活继续下去。我看到我的女友,依然在人群中风姿绰约,经受那种“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生活,我为她们快乐。我快乐,这个世界充满男欢女爱,有漂亮女人和多情男人,有在背叛的诱惑中遭遇煎熬的女人,有那在台风逼近中开始警觉的丈夫。有时候,我也会突然流泪,当我把女朋友的故事在寂静的夜晚悄悄讲给上苍的时候,当我更想到时间苍茫的久远之后,我就流泪不止,因为,我喜欢忠城,但我也热爱生命,同情生命的丰富和孤独。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欲望花开花落,内心平衡是至高法则(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