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之间,爱慕容易,纯情难得(下)

但愿青春平安

记得我第一次体验人生异样的感赏,是在初中二年级。

星期六浅浅西斜的阳光是我熟悉的朋友,我所热爱的男孩就要在那时走完十公里山路回家去,我竟然就尾随他往返二十公里,去的十公里路是那样短,回的十公里路是那样长,太阳最后完全沉没到河流与竹林里去了。

第一封情书写着“"桃花命薄”。十四岁的女孩子对自己的一厢情愿那样感叹。还在信中复述小学时看过的《好逑传》那对才子佳人——铁中玉与水冰心的故事。

但我仿佛一夜猛醒,突然想起学业来。要转学,要转学,离开他,离开他。我就对父亲说,我要从重点中学转学,回到他身边那所普通学校。一向对我迁就随和的父亲,没有问任何原因,轻易就把我收回他身边读书了。

走的心是坚定的,可我必须送给男孩一点什么。我翻了一整天的旧报纸,灰尘满面,剪下一沓连载小说《飘零者之歌》。他只是红着脸接受了,还不知道那是一个最忧伤的爱情故事。

当我在父亲身边大考小考稳拿全年级第一时,我陶醉于成绩的优秀,全忘了过去。

一年之后的一个晚上,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给我一沓剪报,只说:“他让我还你。”我只感到突然的惊忆令心口仿佛能拧出水。回家烧了那沓剪报,那沓保存完好的《飘零者之歌》,灰烬片片飞进心田,有点疼痛,但成长的一年所增长的力量,让我不再有任何吃力就越过了那片人生的荆棘地。

流淌的时光逐渐覆盖了最初的浅伤,人生也就过来了。事业未荒,婚姻收获美满。《飘零者之歌》的故事几乎淡忘了。

只是邻家少女因早恋自杀,写下一纸遗书抗议父母的粗暴,我才清晰忆起自己这段十多岁时的往事。想对有些父母及孩子说,谁无少年时?年幼时模糊不定的意识,有人往往忽然自省自察,也有人往往依赖长者明智和蔼的指引。

但愿代代相随的青春平安!

初恋情人与青春偶像

一天,我的中学同学来到北京,我们在一间咖啡屋说了一下午话。我们又挨个给同班同学打电话。但我没有给其中我最惦记的一个人打电话,那是我曾经单恋过的同学。我害怕成长带来的圆熟使我们太容易接近,或者我们会说到各自的体重,那不是一个保险的数字;我害旧我们嘴里不小心溜出几个不雅致的词语。生命中的青山绿水越来越少了,栽种新的树木已经没有那么好的土壤和那么充足的阳光水分,所以不敢轻易去滥砍滥伐了。

《歌德谈话录》里有一段是关于老年歌德和他青春时代热恋的女子夏绿蒂见面的情景的,几乎只有寥寥几笔,当事人十分平淡,歌德甚至有点冷淡。我不知道夏绿蒂怎么想到要去看看歌德,不知道那次见面是什么力量促成的,但显然,那是一次没有必要的见而,或者说那是一次毁灭记忆和梦想的见面。

我很少看电视,也很少看报纸。但我还是碰巧多次看到我十多年前偶像的身影或照片。有一次,我看到了童安格,在电视里,他戴上了假发和帽子,他老了。他的嗓音还是很美,他依然唱《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有一次,我看到潘美辰,她已经由一个孤傲的青春女子,蜕变为一个有中年身姿的女人,她昔日那种有点男孩子气的风尚不见了。

其实,有时候,我们甚至忘了自己有些老了,看见偶像,才突然吃惊,我们自己已经和偶像一起老了。所以,伤感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偶像,一是自身;一是现在,一是过去。

我想,偶像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人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境,在这个梦境里,我们经历自己的与偶像毫无关系的生活,但偶像成为一个生命时代的符号,给我们结绳记事的方式,记忆的庙堂最后变成生命本身。我们不能承受偶像的毁灭,不能了解初恋情人如今的体重,就是不想摧毁生命留给我们的记忆庙堂,同时也不想过分看清我们生命的进程。就像有人说:你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你生命中最年轻最好的一天。

第一次恋爱实习

无数次搬家,莫名其妙丢了好些东西,而那段小小的石榴树枝一直在那个透明的小卡片袋里跟随我,在每一个安居我的地方,冉给它一个安居的角落。

总有凝视它的时刻。那手指长的一段枯枝,顶着一枚未曾盛开的花蕾。过去鲜艳的花蕾已经变得暗红。过去翠绿的叶子已经变成褐色的粉末。还有那张卡片纸上手写的字:也许是缘分不够吧,只好分手。

那是第一次恋爱实习。我第一个伙伴在十几年前留给我的惟一信物。

在他高考转学之前,不知什么话题我说我不认识石榴树。临别的时候,他就给了我那段小树枝,告诉我那就是石榴树,花开过后,会结果。他下次回来,会给我石榴的果实。

分别之后,跨省份的通信有三个月。似乎是恋爱。纸上谜兵的恋爱实习。原来他是个深情的人。我似乎有点不甘心就此托付终身。他没有说什么,小小的卡片寄到我手中:也许是缘分不够吧,只好分手。

我把文具盒里的石榴树枝收藏到那

我把文具盒里的石榴树枝收藏到那个卡片袋中,封存起来。

那对我只是一段了无痕迹的旧事。

几年之后,同学告拆我,甚至在我和别人热恋的时期,他也仍然在耐心等待某个转机。等待好事多磨的奇迹。一种无力割舍的力量和自信支撑着他孤独的几年。直到在去寻找我的途中,知道我结婚了,他才中道而归。从此,我才在他的生活中消失。

而他早已在我的生活中销声匿迹。

没有什么比一个人暗中给另一个人的心意更珍贵的了。我愿意在一生中珍藏他那几年无家可归的深情,和毫不勉强别人的情怀。

我像保留一把要紧的钥匙那样留心不要丢失那张卡片和那段石榴树枝。

我知道,一段小树枝的生命力远远胜过一段恋爱的生命力,它凝聚的情思胜过世间最好的记忆。

它可以帮助我随时打开纯真岁月之门。一个没有给过我任何大悲大喜的恋爱实习伙伴,却为我留住了一段时光。那是无暇青春里的善举,没有回报的善举,成为我无力割舍的惦念。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男女之间,爱慕容易,纯情难得(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