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都是爱情的母亲,爱从自己开始(下)

爱是一种利器

爱,如同刀锋,如果使用不恰当,多数时候,是既伤害了别人,又伤害了自己。

对于那些只爱自己的女人来说,一切她都为自己打算了,为自己攫取了,没有男人需要去呵护她,也没有女人需要去做她的知己。因为,呵护她的男人可能正好像猎物自己奔向猎人的枪口,一般来说,这种低智商的猎物也许在这个女人出生前就被捕杀绝迹了;而那些像大象一样憨厚的男人,在被拔掉一次象牙之后,当然还有逃生的能力。至于要做她知己的女人,在见识了她的贪心和六亲不认之后,不报复她已经是很大度了。最后,极端自私的女人,就只有把爱的刀锋插在自己的胸口,吃斋念佛也无济于事。这就是爱,先在自私开始处伤害别人,再在自私的结果处伤害自己。

对于那些只爱别人忘了自己的女人来说,由于天性里充满爱,她总是忍不住去爱别人。然而,并非每一个被爱的人都是懂得或者愿意回报的。不被爱是孤独的,爱别人也是孤独的。有很多人,宁愿在不被爱的孤独中,保持尊严,也不愿意在爱的孤独中失去自己。然而,更多的时候,爱者心中之爱如同泛滥的水,本想浇灌整个世界,却遭到了很多旱生植物的拒绝。涝灾淹没了世界,也淹没了她自己。爱的利器,没有刺中被爱者的心,反而以巨大的力量反弹回来,伤害了爱者自己。这是在无私处开始的爱,先伤害了别人,最后也伤害了自己。

有些怀着爱的利器的人,像一个有田地都种满鲜花的花农那样,把全部人生收获都寄托在爱的收成上。然而,四季都有雹灾。心,有时候被伤害得落花流水时,这个

人才领悟到,心中充满爱的人,如果做不到只是付出不问回报,还不如先爱好了自己,再去爱别人,爱那些需要爱和值得爱的人,并以那种不计较回报的方式去爱。对于伤害过自己的人,也可以说,“但愿你一切好,但和我没关系,即使你很糟糕,也不是因为我报复了你。”

我们要做怀着爱的利器却没有“杀心”的人。在不由自主想爱的时候,都要想想,别人的自由和尊严是第一位的,别人有不被爱的权利。爱只是自已的意志,不能强加给任何一个自由自在的人。爱即使是世界上最美的珍宝,对不同的人来说,也是予取有道。爱心依然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然而,善于置放爱心才是世界美好的根本。

没有爱的泛滥,这个世界依然美丽。只要爱的结果是,不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我们就可以让那些无家可归的爱,走上回家的路。

爱在爱者一方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在被爱和爱之间,只有一个机会的话,我选择后者。

因为我自私,我要把爱牢牢把握在我自己的手中,我要自己触摸疼痛的伤口,把疼痛的感觉死死抓住。我要占有那个我爱的人的存在。

我嫁给他,我爱的人,我在他允许我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上,收获付出的心甘情愿和寂寞无告。每一粒尘埃,都会因为他的经过和停留而烬熠熠生辉。我感念在没有他爱我的世界上,有一个怀抱着他的世界给我爱情。所有的时光,也依附在他的生命里,他年轻,时间年轻;他成熟,时间成熟;他缓慢,时间缓慢;他病痛,时间也病痛;他咀嚼糖块的时候,时间也是甜的。而一切,尘埃和时光,给了他,就给了我;甚至,没有给他的,也由他给了我。

爱是一盏阿拉丁神灯,把一切美满和神奇,给了许愿的一。爱一个人,就是许愿,就是可以贪得无厌地付出。

我相信爱在爱者一方,而不在被爱者一方。被我爱的人,像神普度众生一样,使我渡过,但我的祭献,他也许无从领受。他如果不爱我,还允许我爱他,他是无私地奉献了他自己。

如果我的一生注定只能经历一种感情,这种感情不是爱和被爱心心相印,而是爱和被爱的抉择,我愿意我的生命从单恋开始,从单恋结束。我对命运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给我一个让我爱的人,并让我终身不悔地爱他。

如果我的一生注定只能拥有一种能力,我始终愿意拥有的能力是爱的能力,而不是被爱的能力。

被爱的能力是预备给那些更为高尚的人的,他们愿意把宝贵的惟一的一生,奉献给一个以爱的理由走到他的命运里的人,并让一切美好的感觉像针刺一般真切地穿过那些爱着的人的心脏。

而爱的能力,是由我这样自私的人去顽强拥有,去获得那神灯所给的一切。

当我和我的闺中女友一同长大的时候,她像白玉兰高高地开放在玉兰树的顶端,她给了一个又一个男孩子梦想,而没有人给过她梦想。多年以后,她才对我说,她最美的时光留给自己的是一片空白,像花朵凋谢后的树枝。而我那时候,正是泥土里冒出的青翠草叶,无助地迷恋那似乎在践踏我的脚踵。那个爱我的少年,让我在凌迟一样的青春刑法中煎熬不已。那份牵挂在十年后才彻底消除。即使十年后,我不再牵挂,但当我偶然路过我曾经单恋过的男孩的城市时,我还是不禁对那座城市的一草一木多一份深深的亲近。我知道那是爱才把任何陌生变成家园,把遥远的过去赋予永恒的品质。

而曾经也有像我爱别人一样爱着我的人,对于他,在过去无力承受他的爱的岁月里,我只有内疚。当他在新的爱情里幸福生活时,我则如释重负。当我不再需要承担

内疚和重负时,我也会在自己被生活委屈的时刻,多一份感念,感念有人曾经那样毫无索求地深爱我。然而,除了感谢,我确实是别无所有了。

用力量去爱

作为一个女人,注定要和男人有某种关系。绝大多数女人都被婚姻的螺丝固定在某个男人的命运中,女人的第二个常用名是“某某的妻子(太太、夫人、老婆)”。

波伏娃的第二个常用名则是“萨特的终身伴侣”。

在波伏娃和萨特之间同样存在婚姻的螺丝,但由于这两个人各自身上都没有预留螺丝口,所以便没有扭结难缠的婚姻。他们所有的只是终身的互相陪伴,从精神到身体,从年轻到衰老到死亡。

这几乎是一个传奇。

可以说,是波伏娃这种有内心力量的女人创造的传奇,而不是萨特。因为萨特的“人性”在男人身上并不稀罕。但波伏娃的力量在女人身上却很少见。

波伏娃看清:“每一个恋爱的女人都会把自己看作安徒生童话中的小美人鱼,通过爱,把自己的尾巴换来了大腿,然后发现自己行走在针尖和熊熊的炭火之上。”她觉得:“女人在爱情中不是去寻求结合,而是在体验最凄楚的孤独,不是去寻求合作,而是在体验斗争和并不少见的恨。”

波伏娃的见解很多女人在爱的宿命中,都深深体会,但践行者却很少见。

那是怎样一种力量!

萨特宣称——我的性道德:决不同自己的情妇结婚。

萨特和波伏娃认识后,马上对她说,他是多伴侣化的,他不想把自己限制在一个女人身上或一个恋爱事件上。后来,当他们之间进行那场“关于女人和身体”的对话时,萨特对波伏娃说:“我发现你具有我要求于女性的最重要的性质。因此,这把其他女人放在一边去了。”

波伏娃自己也对所有女人说:“真正的爱情应当接受他人的偶然性,就是说,接受他的缺点、他的有限性、他的无缘无故的言行。它不会自命是一种拯救方式,它是一种人际关系。”因为“真正的爱情应当建立在两个自由人相互承认的基础上;这样情人们才能感受到自己既是自我又是他者:既不会放弃超越,也不会被弄得不健全;他们将在世界上共同证明价值与目标。对这一方和那一方,爱情都会由于赠送自我而揭示自我,都会丰富这个世界。”

而婚姻的本性似乎就是削弱女人的力量。波伏娃没有规劝女性去规避婚姻,但她却期待女人在爱中有一种超越婚姻的力量。她期待——

“将来有一天女人很可能不是用她的弱点去爱,而是用她的力量去爱。不是逃避自我,而是发现自我,不是贬低自我,而是表现自我——到了那一天,爱情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她,都将成为生命之源,而不是成为致命的危险之源。”

独立,爱情的意外伤害险

一位在女性情感热线工作的朋友对我说:“我听到那么多优秀女人感情不幸的故事,究竟这个时代怎么了?我让那些求助的女性,不要太强悍,不要处处一副女强人的姿态,要示弱。这些人继续来电话说:示弱也没有用,内衣在变换颜色,床单也在换,但还是没有效果,婚姻依然很平淡,甚至冷漠。”

我说,其实不是女人强了,还是弱了,以男人做参考,始终是女性生活的误区;以男人为标准,女性的那些爱情的技巧越多,越没有效果,越窝心。

有人说:女人的自然使命和天职是什么呢?“第一,爱情;第二,爱惟一的一个人的爱情;第三,永恒的爱情。”但要我说,我会说:女人,第一,要独立;第二,要工作独立,事业独立和经济独立;第三,要感情独立。女人一旦有了这样的心理起点,就能做到大道无术。那些小小的爱的技巧,才是锦上添花,因为,那原本不是雪中送炭的美事。

难道不是吗?张爱玲爱上胡兰成的时候,她是一个工作独立、事业独立、经济独立的女性,但她还是被爱情击中了软肋,她送了他一张自己的照片,并在照片背后写了一句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然而,那尘埃里开出的花,男人脚都不用抬一抬就可以去践踏。

是的,女人是花,天生要为爱情而盛开,女人也由此赢得自己的芬芳。然而,女人要把花开在高高的枝头上,而不是低到尘埃里。女人要把自己变成玫瑰树,只要四季轮回,就可以开出新的花来,而不是一朵被采摘之后就会枯萎的玫瑰花。

女人要做一个愿意为了长久的幸福枕戈待旦的人。即使在我们热恋的时候,一面,我们仿佛可以摒弃整个世界,沉迷到两个人的世界中,彻底享受那种一往无前的迷恋才有的幸福;然而,另一面,我们还要对恋人传达信息说:即使我爱你爱到我会闭上眼睛睡着,我的梦也会提醒我是靠在悬崖边的树上,这是惟一可以避免自己稍不留神跌落到深渊里去的方式。

时光会流逝,但正是这种心态,使得女性可以对爱保持着一贯的虔诚,也保持着一贯的警惕。我们以这种态度去唤起爱人的良性互动。即使有多年的婚姻惯性依赖,我们在扪心自问的时候,也敢对自己说:在我的生活中,不会有天塌地陷的感情故障。我们始终要自己有那么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概,人生反而左右逢源。

情感独立,仿佛我们为爱情投一份意外伤害险,我们祝愿自已永远得不到保险的回报,但我们却一直心甘情愿继续投保。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男人女人,都是爱情的母亲,爱从自己开始(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