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从婚姻里得到更多幸福(上)

春天开花,秋天结果

在我二十岁前后,和红子谈恋爱的时候,他把所有的余钱用来给我买他买得起的最好的衣物。他说:“女人在年轻的时候,要穿几件记得住的衣服。”走在大街上,他要故意后退一段距离,以便像陌生人那样欣赏我的样子,然后,他赶上来对我说:“想到你将来要生孩子,真是不忍心。”

打算怀孕生孩子前,照了一卷照片,红子把其中最满意的一张,在电脑里放大,用彩墨打印出来,贴在我的书房里。孩子两岁的时候,我站在那张照片下又照了一张,增加十几斤体重的我和原来的窈窕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反差。照相馆总是要免费赠送一张放大照,我选了儿子的一张,要红子去放大,结果他自作主张放大了我的那张有对比的照片。我竟然有点感动,就问他:“如果你是陌生人,看到我走在人群中的样子,你怎样评价这个女人的样貌呢?”

他说:“你应该用精致的东西,让好的东西陪伴你,包括开一辆好车。”

他是一个含蓄的人,他不再评论我的外貌,不说一句应付我的话。但我还是要追问:“你说,我天天做面膜有用吗?你看到我的皮肤有变化吗?”

他说:“对于美容,除非你是真心喜欢那个过程,而不是过分追求结果,你才做。否则,那个时间不如用来看一则笑话,或者多吃一个水果。”

过了一会儿,他补充说:“到一定年龄,女人身上最重要的是自信、放松和从容。”

我每个工作日还是奔波在北京的轻轨列车上,离开家门的时候,心里装着孩子,手包里放一本好书和一支好写的笔。我埋头在我的书中,闻到一些女孩子早晨的香水,我知道,四月蔷薇处处开,美貌和青春永远会接续而来,但我已经让出了舞台。下班的时候,在黄昏里,我心里装着我的家,我要快快回去,冲个热水澡,换上舒适的睡衣,把儿子抱在怀里,坐在有落地灯的沙发旁边给他读故事书。回程的路上,我仍然埋头在我的书里面,我感到幸福,很多好书,我会记下路标,以后传给儿子。我闻到女孩子们夜晚的香水,听到她们说约会的事情。我知道,生命真美,这些夜晚,因为青春的女孩子而绚烂至极,因为我这样而立之年的女人温馨至极。

过十周年结婚纪念日那天,红子送了我一个红包。我想回报他一份美丽.就去了一间有名的发屋,想做一个新鲜的头发给他看,暗示他仍然是一个在妻子心中魅力不减当年的男人。但我无法忍耐在那里耗去五六个小时。我很快回到家里,邀请全家去很远的世界公园,因为那里有油彩很新的旋转木马。上次带儿子去的时候,他让我陪他坐了一圈又一圈,不断重新买票,排队进去,等音乐重新响起。儿子哈哈笑,我也哈哈笑。

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给红子和带孩子的小姑娘强化一个规则,一旦带孩子上车,要把车门关好锁好保证孩子的安全。那天的旋转木马我一直坐到儿子不再要求重复为止,我想终归尽兴了。那天是中秋节,晚上先带着孩子去小区公园看了三个人的月亮;等孩子睡了之后,我才和红子重新到小区公园去看两个人的月亮。

我对红子讲了我白天去美容院又放弃的事情。他说:“如果想要真实的幸福,女人中人之姿足够了。青春时候,女人可以任性灿烂,不枉当一场女人;但青春过后,女人也就是秋天的花圃,完全放任,不去修修剪剪,也显得邋遢。一番整洁就好了。这个时候,外貌已经变成女人的夕阳产业,不必过于投资,成本大于收益;用力过度,旁人看着也心生怜悯。”

红子的话倒是启发了我的思路。我开始认真想,我的朝阳产业是什么呢?”那条通往自信、放松和从容的路是什么呢?

我想,就是把日子的分分秒秒用于建设生活的很多细节,让这些细节更体贴我自己的心灵,在这些细节围绕中间,我有一种不动声色的信念,这个信念传达我对生活的感激、对亲人和朋友的珍爱、对世界的宽容、对美的呵护和享受。我想,这个信念的完成包括寻找到一种可以像项链那样挂在脖子上的笔,当我在路途上阅读的时候,一支挂在脖子上的笔更方便我把那些经典里美好的句子标示出来,让我在享受这些世代的心灵精华时,觉得一切更流畅。

称职女人与称职妻子

在父母身边做闺女的时候,感到最不能忍受的是过多的关爱和管制。每次出门,不仅要讲真话或者撒谎告诉和谁谁谁在一起,还要承诺必须早在几点前回家。如果是冷天,出门的时候,为了母亲安心,不得不多穿件衣服,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急忙脱下来,等快回到家的时候,又得穿上,进了门,再脱下。将近二十年,时间的紧箍咒和多余一件衣服的累螯,使我领悟到自由自在是我人生幸福的根本。

母亲自己似乎也觉得养女儿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就像我向往自由一样,她也向往打发掉我之后的轻松吧。她总说,女儿是为别人养的,等我嫁了人,她才算交了差。既然婚姻是两全其美的事情,我为什么不早点拥有婚姻呢,但婚姻会是什么样子呢?是个性和自由的天堂,还是比母爱的枷锁更限制我呢?

男朋友是现成的了。四五年的热恋也许可以成就婚姻,我决定毕业分配一结束就和他结婚,如果他能满足我暗中的一个愿望。

我们一起回到他家那天,我穿着崭新的白色连衣裙,和他走在乡间道路上。看到盛夏路边那些碧绿的青草,我终于忍不住对他说:“我真想倒到草丛中去打几个

滚。”“像我家的小黄狗那样?”他笑着说。我一下子就倒在了厚厚的草梗上,面朝碧蓝的天空,吸着青草的芬芳。他耐心地站在路边静静地等待我,路人经过我们身边,他也没有催促我起来。等我自己玩够了,他只是很开心地帮我捡干净头发里的草叶。就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可以把自己交给他,并能够保留我的自由。

也许相处的细节流露的都是最基本的东西。以后的事实告诉我,容许我在草地上打滚的男朋友,就是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能够给我最大限度宽容和尊重的丈夫。

我是在二十二岁结婚的。从此以后,母亲不再对我有任何管束,徒然爱慕我的人也渐渐离去,热心的红娘连话都不再和我说,家有得意儿子的阿姨看我的眼神也没有什么谋划了……总之,单身女子的一切累赘的虚荣和麻烦,我都没有了。我只是以一个已婚女人的身份,拥有一个自己完全自主的小家,一个为自己遮风挡雨的丈夫。

三十三岁的时候,在一次公司团体度假旅行中,有一位才到公司几个月的小伙子,对我十分友善。我自以为十年婚姻给了我特殊的气息,不期待,不提防,不招惹,不拒绝,坦坦荡荡就可以和任何人自然相处。当那个小伙子说他下周末想开着自己的越野车和几个同事出去玩,邀请我也参加时,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结果发现那是他精心准备的一次两人约会。

事后他向我道歉说:一直以为你是一位可爱的单身女郎。

我回家跟我爱人说,也许我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结婚十年,别人却从我身上看不出婚姻的痕迹。爱人说:那你就是一个称职的女人,为什么称职的妻子就一定要在自己身上贴着婚姻的标签呢?

我也不知道婚姻的标签是什么。难道是下班后匆匆忙忙回家给老公做饭?是异性朋友的聚会就要取消?是要按照丈夫的审美去穿衣打扮?是为了丈夫家族中的三姑六婆劳心劳力?是不能在知心女友家说一个通宵的话?是不能独自出去旅行?

我只知道和自己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我爱他所爱,他爱我所爱。我们是生活伴侣,但更是精神伴侣。我们心心相印,价值观相似,彼此尊重对方。在这样的婚姻里,我感觉不到束缚,更不会觉得婚姻是磨损自己的机器,是个性和自由的坟墓。

也许,毫不犹豫地嫁给一个彼此合适的人,得到的是双重的自由和保障。那是进退自如的生活,不仅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敢于放弃那些自己不想掌握的一切。

人生不过像一场雨那么短暂

多年以前,爱上红子的原因之—是因为他不爱说话,有时候叫他,也不立刻应答,等我叫到第五声的时候,他就连续答应五声,那个时候还觉得特别好玩。

幸运的是,在我恋爱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都还在两所隔了几千公里的学校读书,而那个时候的恋爱无法借助昂贵稀有的电话,所以红子有了发挥书面表达特长的机会,几乎每天一封情书,写了好几年。我也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妻子。

后来,一起生活了,偶尔也觉得自己需要—个喜欢说话的伴侣。但红子依然“金口难开”。恋爱也许像音乐一样,有旋律似乎就够了,但是,婚姻却像电影一样,如果一直是默片,很难让人天天看下去。很多时候,我都想,如果不是八十年代特定的恋爱方式,我也许和红子成不了夫妻。

好在我的朋友很多,红子也不限制我的自由,我可以和朋友们尽情聊天;另外,生活的忙碌也减少了我对红子的“纠缠”。不过,也许是物以稀为贵吧,我还是时时“恭候”着红子和我说话的机会。

慢慢我发现,红子在两种情况下喜欢说话,一是半夜失眠的时候,一是喝酒醉了的时候。

但是,红子只是偶尔失眠,比如,一个月失眠一次;也只是偶尔喝洒,醉酒就更少了,比如两年醉酒一次。这比等待昙花开还难。

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十分幸福了。所以,我对红子说,如果你失眠或者醉酒,一定要叫醒我,如果我出差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总之,我要听你说话。

有一次红子做了一个伤感的梦。大约是梦见逝去的父亲了,他因此失眠到天亮。但他事后说,看见我睡得很香甜,就不忍心叫醒我。我知道他对父亲的感情很深,很为自己没有在深夜陪伴他而遗憾。我对他说:一个人在深夜静听宇宙,怀想阴阳两隔的至亲,你怎么可以没有我的陪伴,让我们失去了灵魂相爱的机会呢?

后来,再遇到失眠,他就会叫醒我了。虽然我从梦中醒来,要过好一会儿身体才舒服一点,但我还是觉得和老公说话如饮甘霖。

还有一次,我在西安培训半年,正好在那里过圣诞节。我很晚回到住处,家里竟没人接电话。红子一直不用手机,我根本无法和他联系。他日常生活极其简单,除了我就是单位同事。我给他认识的所有人打电话,都没有找到他。我这个人容易紧张,到最后,都担心是不是遇到什么不测了。

直到子夜,我终于打通了电话,原来他去看望来北京出差的堂兄,陪着喝酒了。显然,他已经醉了,因为他显出了话语连篇的迹象。我因为受了惊吓,觉得至爱老公失而复得,所以,也滔滔不绝。我的两块手机电池都刚刚充了电,每块电池可以打四个小时。我还是贪心,第一块电池打完的时候,我又急忙把它放进了充电器。我的手打酸了,头也痛了,但我还是舍不得在老公停下来之前停下。直到最后,天亮了,我的手机突然打不通了才停下。我问西安的朋友,才知道因为我用的是西安的号码,花费到一千元就会自动停机。事后,我问红子电话停了,他是否就睡觉了.他说,哪里,在家里又发了两个小时呆,才去睡觉。我问他怎么不从家里打给我。他说,担心我白天要做事,也该休息一会儿。之后很长时间,我都在遗憾。

在我的生命中,这几个小时本可以和老公说话却被浪费掉了,这成了我常常追忆的时间,仿佛丢失过宝石一样。老公有时候嘲笑我,怎么那么喜欢说话。他说,话说多了,不就是废话吗,人只有在不清醒的时候,才会废话连篇。

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我不知道,老公在深夜失眠和醉洒的时候,他说过的话,难道他都不知道吗?那些话,怎么能是废话呢。

也许,那个时候,我们会回到过去,说起所有的美好旧事,比如,恋爱时候,为了把一种鸟叫声学会绐我听,他就在暑假的酷热天,翻山越岭去找一个放牛的小孩子学习技巧。我们也会说一些可以自嘲的事情,比如,有一次,他挣了两万元钱,我知道以他温和的个性一定是要不回来,就陪他去青岛要,但是对方一直拖到我们上火车的时刻才给我们,使得我来不及去存。那也是我们第一次拥有那么多钱,我表示带在路上很紧张。付钱给我们的老板说:这就不算钱,他自己曾经带着八十万现金坐飞机。虽然这老板给了我勇气,但是,一路上我还是一直死盯着,觉得是老公天天熬夜挣来的血汗钱,可丢不起。事后回忆起来,老公就讲笑话给我说,有一对老夫妻,得了一个金砖,每天晚上轮流背着,还不停地问:“老伴儿,在吗?它在吗?”当然,还有更好笑的笑话,我们笑得在床上打滚,失眠的人,就更难睡着了。

这些都是我们自己酿造的美酒,但仿佛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会打开密封的地窖,拿出来畅饮。

我喜欢这样的深夜从睡梦中醒来或者是因为老公醉酒的聊天。这种说话有一种奇特的氛围。醉酒的老公和我说话,仿佛婴儿在很小的时候,只愿意接纳母亲,我感到两个人生命的神秘牵连;至于从梦中醒采,仿佛“死而复生”,更容易让我想到生命和永恒对抗的力量,我想,无论如何,我和我爱的这个人又从上帝手中多得到了一些相爱的时间。而且这些时间,一点日常生活的杂质都没有。

很多年以前,恋爱中的红子写信给我说:“我们仿佛是在异乡的屋檐下因为躲雨偶然相遇,雨停了,我们又会各走各的路。人生不过像一场雨那么短暂,我们要彼此珍惜,并让对方感觉到爱中的自由自在。”

因此,这些年来,红子从不限制我喜欢交往的天性,我也不反对他喜欢独处和静默的天性。一想到,人生不过像一场雨那么短暂,我只好像一个清贫的主妇安排家计那样,把我们相爱的时间精打细算,守候他的偶尔的失眠和醉酒,等候着惊听天人语。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女人,如何从婚姻里得到更多幸福(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