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需要承受一些底线(上)

诱惑,婚姻的疫苗接种

有一个男人叫今夕。

有一个女人叫何夕。

今夕何夕分别在自己十七岁和十六岁的时候遇到对方,他和她开始恋爱,把对方的年龄和自己的年龄加在一起,在被人嘲笑他们早恋的时候,就很慨然地说:我们都三十三岁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过了六年,在他们四十五岁那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结了婚,那一年流行歌曲是《恋曲1990》。

有过了六年,在他们五十七岁的时候,何夕遭遇了一场婚外恋情,但今夕知道他们能要什么,就用他的情怀和智慧使两个人多年的感情硕果得以善存。

有过了六年,在他们六十九岁的时候,偶尔会回忆十八年来的共同生活。他们很有共识的是:他们对于两个人的生活所做的几个选择和他们的年龄总和是相称的,尤其是在他们五十七岁那年做的选择。

何夕的故事和心里话——

有一次,一位新朋友问我:你对婚外恋怎么看?

我说有三个答案: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是赞赏婚外恋的。首先这符合人性,其次对于一个渴求生命丰富和内心成长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方式之一。从社会的角度来说,这是不道德、不美好的,这符合人的社会性。从婚外恋情所直接牵涉的三个或者

四个人的角度来说,则很复杂。如果自己的心是天平,只有把每个人都放上去,才能弄清楚每个人在自己心中最真实的分量,那就是最后取舍的根据。

我和我的爱人属于早恋早婚,虽然是同乡人,但我们真正生活在一起,第一次共同度过完整的春夏秋冬是在我们恋爱结婚十年之后。在我们分居两地的日子,几乎天天有来往的书信,这让我们彼此充满无尽思念,在精神和情感上的交融是我们沉浸在长达十年的热恋之中。等到我们朝夕生活在一起,我才发现我喜欢被爱人陪伴,喜欢在细节上得到很多关注。这恰恰是喜欢独立反感琐碎的爱人不能给我的。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从外表到个人经历都无可挑剔的男孩子,最重要的是他除了本性细致善于体贴关心人之外,回应我的是一往情深的初恋。我很吃惊,自己滑进这份爱的速度越来越快。

那是他第一次笨拙地搂着我走路,恰恰被我爱人看见了。对于有洁癖、把我视为人生珍宝的爱人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而我本来一向是个容易孤注一掷的人,加上心虚,忽然有些面子上输不起。我只好说:我想好了,我不再和你回去了,改天去你那里搬东西。

我记得爱人当时手足无措,似乎是他对不起我。他立刻就转身走了。

在我脑子里正嗡嗡作响,为自己说出的话感到冒失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我爱人又回头向我走来,随即我就感到自己的右手被钳住了。在我爱的那个男孩子无能为力的眼神中,我就像一头迷路的羊一样,被我爱人拽回了家。

他对我说:他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是一个决定。但他愿意我回到家里,慢慢做一个对三个人都负责人的决定。他提议我们分开住一段时间,我么都想有行动自由,但同样的义务是重读一遍我们过去的情书。这件事情完成了,我们双方就可以做自己最后的决定了。

读完一百万字情书的时间,也许足够我思考是否结束我的婚姻。

开始的时候,我读得很快,我知道那个男孩一直在等待我。他的GRE和托福成绩几乎是满分,但他是从未谈过恋爱的痴心男孩,比我小好几岁,因为我学古典文学,又要比他晚毕业两年,我从没有出国的打算,他是否出国,完全由我们的关系决定。

由于是在类似“离婚”的状态下我可以自由约见那个男孩了,但也许是我过去的恋爱生活重新占据了我,是我觉得混乱,我竟然有些无法面对他。他的纯情就像我和我爱人的初恋那样,我突然觉得我在亵渎我爱人和我自己的过去,也在亵渎那个男孩的现在。

我看到第一次谈婚论嫁的信,我爱人说“弱水三千,只取瓢饮”时,我问他:我们都是第一次恋爱就决绝了整个异性世界,以后受到新的爱情诱惑怎么办?我爱人回信说:没关系,你走不远,你会乖乖地回来的。

我读情书的速度逐渐慢下来。

有一天,我在读到关于我们双方父母反对我们的婚姻那段时间的信时,我发现,我们想过自杀,想过寻求法律帮助,想过一辈子以独身的方式报复父母。当周围有人给父母出计策来离间我们时,我们的约定是:除非我们面对面对对方说,我不爱你了,任何第三者的话我们都是为谣言。我们还约定过,如果将来我们吵架,一定要有一方去妥协。

我又看到一封信,我爱人在信上说:“我们分手吧。”我笑了起来。那大约是我还没有弄清我是否爱他的时候。他写了那封信。记得在当时看到“分手”两个字时,我一下子脚都软了。过了好久,我攒够了力气,要去打电话问他为什么时,才发现后面还有一页纸写道:“刚才怎么样?如果是无所谓的感觉,那我就完蛋了。如果你紧张或怎么的,请告诉我这个喜讯,好吗?”

过去的一切都清晰起来,不用到自己写下的文字里去寻找了。我约那个男孩见面,尽管那天我决定一定比他先到约会地点,以补偿他过去对我的很多等待,但他还是比我先到了。

我对他说:你还是出国吧,不要等我的决定了。

他说:我明白了。你好好生活吧,但愿我没有给你们添太多的麻烦。

我说:这次你先走吧,让我目送你一次,像你过去每次对我做的那样。

望着他离去的欣长背影,再和他回头目光相接的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六年过去了。

他也结婚了。那是他在美国遇到的一个学艺术的台湾女孩,美丽迷人。

我自己呢,在和爱人结婚十一周年后,在我非常想要孩子的时候,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儿子现在也一岁了。在怀孕和养育孩子的两年间,我辞别了工作和朋友圈,完全陶醉在三人世界里。我又重读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和我爱人之间的所有对话。正如我爱人在其中一封信里写的那样:如同重读一本好书,找到几近遗忘的篇章。

在我们结婚十二周年的时候,我爱人送给我一句话: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那也是我在我们白头的时候,准备回送给他的一句最确切的话。

今夕的故事和心里话——

多年来,何夕似乎一直无从回避异性的爱慕,这些她都告诉我。我则告诫她: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立场,只是要顾及别人的自尊。

我觉得对于一个年轻女人来说,她既然不缺少自己独特的女人气息,无论她是什么身份,别人爱她都没有什么奇怪,没人爱才奇怪呢。所以,即使有人当面对我说要和我公平竞争我的妻子,我只是觉得那是对我妻子的赞美,对“情敌”的坦诚我反而很欣赏。但这次不一样,我觉得我第一次遇到了真正的情场对手。

然而,刚刚开始的恋情也许就像刚刚起势的感冒,似乎没有良药。即使知道感冒结果不致命,但忍受过程的心理准备似乎还是要有的。

我建议重读过去的情书,也许就是为了这个过程中,有一件恰当的事情来帮助我们双方各自都去反省。我们的感情之所以出现危机,从内因来说,我和她的爱情本身可能已经进入了免疫力低下的状态。除了治愈这次感冒,更主要的还是抓根本,从培养抵抗力入手。我当然希望她自己毫不勉强地回到我身边。因为,我很在乎我们多年来拥有的一切记忆,她对我们的感情还没有造成多大的损伤,还不足以让我舍得她离开,也不足以让她舍得自己离开,这一点我很清楚。但她不一定很清楚这一点,她的确需要弄懂自己和两个爱她的男人的关系。对于未来的把握,从历史入手也许是最有帮助的吧。同时,对于自己有些久远的过去,在纷乱不知去向的现实处境里,她自己说不定都有点好奇了。所以,她很认同我的提议,她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我知道她会认真去读一遍那些信,而她一旦回到我们的过去,我相信她就没有多少别的心思了。结果就是我预料的那样,因为妻子的一次小小的出轨,反而让我们的爱进入了新的境地。这就是疾病治愈后的免疫力增强,或者说,一次诱惑,一场虚惊之后,婚姻仿佛有了一次疫苗接种。

所以,我觉得,不必大惊小怪地看待生活中的“诱惑”。很多事情,似乎会因为当事人的态度改变真相。我至今相信,我和我妻子是彼此最适合的人生伴侣,我很感谢除了我爱她,这个世界还有好些男人和我一样有眼光来欣赏这个女人。对于呵护过她的人,我衷心感谢,我的确是一个不会从细节上宠爱女人的人,而男人的宠爱会给女人非同寻常的感受,我想事实大约是那样的吧。至于我自己,我也会因为别的好女

人而在心中生出些许感动,但我是一个不需要过程就能领悟结果的人,我甚至可以从一次单独的出差,那些陌生新鲜给我的感觉体会一次外遇的滋味,但我的确是一个不喜欢出差的人,家的感觉对我是最贴切的。有些人要不断地在奔波中,去从感觉和受伤中来体验他们的人生,有些人坐在自家的阳台上就可以凝视宇宙,对一些人事有所疏远有所超越。人和人不同,我属于后者,我妻子属于前者,这也是我和我妻子之间的相互吸引和理解。

一个心理测试结论和今夕何夕对此的看法——

有一个心理测试,在结果的提示中说,即使是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可能会有两百次离婚的打算,和五十次掐死对方的想法。对此今夕何夕谈了他们各自的看法:

用今夕的话说:爱和婚姻是两个人的,要从开始就养成习惯,从两个人的立场、用两个人的脑力总和去考虑两个人的一切事情,那样遗憾少一点。十六七岁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三十三岁的人知道人海中恰好遇到的那个人一定不能失之交臂;二十二三岁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四十五岁的人知道对自己想要的是需要付出承诺的;二十八九岁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能要什么,但五十七岁的人就深知自己能够要人性中最真实的东西,同时也能够要从人性中超脱出来的东西。

用何夕的话说:诱惑只是沿途的风光。在大海上开辟自己人生航线的人,会在甲板上遭遇远处的海市蜃楼,如果不顾一切跳下去,不知结果是什么。十八年过去了,如果当初的爱是一个婴儿,如今已经是花枝招展的少女了。爱没有夭折,是在我可能不顾一切跳水的时候,爱中的另一半暂时把我引离了甲板,伺候,就是自己的选择了。即使我再次来到甲板,也已经弄明白了海市蜃楼和新的陆地的区别了——海市蜃楼是眺望的结果,新的陆地是航行的结果。现在的生活,就是新的陆地,两个人航行的结果。

婚姻的贼船

婚姻是每个人最大的一个境遇。住这个境遇中,婚娴有自己的规则,男人女人有自己的个性和价值观,有人顺流而下,有人逆水行舟。

单纯给人的回报比复杂多

芳洲和她老公属于青梅竹马那种感情。

芳洲自己也觉得这很难得。她喜欢回忆初恋时候,逐渐揭开神秘的那些感受,而且喜欢她的感情是一部开端很美、一直在继续的长篇故事。她并不厌烦这种冗长,尤其是越来越多的爱情战事都像短篇故事那样没头没脑地开始、并且不能善始善终的时候,芳洲觉得这种冗长就是一种独特。家用电器和衣服这类东西要越新越好,至于感情呢,有点守旧可能更加踏实.虽然不会得到很多,但得不偿失的那种风险也没有吧。

有时候,芳洲老公也会和她交流一点想入非非的念头,当然是关于一些女人的美引起的某些欲望。但他一直对婚姻保持了完全的忠诚,即使他们一度分居两地好几年。从表而上看,这要归功于他的懒惰和内向。他在生活中的细节可以让芳洲明白这一点,比如他喜欢吃橙子,但他不喜欢橙子那种皮肉难分、汁水淋漓的感觉,他就一直吃他觉得味道也不错、吃起来简单的橘子。从内在里说,这要归功于他的那点洁癖和他容易专注于某些事情的习惯。他喜欢独自、清洁、没有负疚感地拥有一些东西,他喜欢在生活中暗暗为自己保留一些美感。他说,人对世界的认识是从自己出发,自己能够单纯,就能体会世界的单纯。他认为单纯给人的回报往往比复杂多。另外呢,很多事情他容易进入而且习惯专注,比如他喜欢打乒乓球,一个业余爱好他都付出专业的热情,他陶醉于在他进入的任何一件事情上成为佼佼者的那种快乐。所以,他有通畅的精神河流让自己的欲望不被堵塞,而是使之漂流到更大的海洋中。

芳洲相信她对老公的理解是贴切的,但芳洲有点看不清自己。芳洲在乎自己的婚姻,她没有和别的人恋爱过,但从自己的感受以及很多朋友对她先生和他们婚姻的评

价中,芳洲知道她拥有的是一份很好的爱。但是,女人对爱情的爱好是否也与对衣服的爱好一样昵,即使有一件最适合自己最令自己满意的衣服也没有哪个女人不想要第二件衣服,甚至更多的衣服。有时候,芳洲心里似乎体会到隐隐约约的幸福感,但那是老公以外的人给她的。有时候,芳洲还会对老公讲这种感觉。老公就会说,这是季节特征。他的意思是,一个女人在好长一段年月,如果能保持自己的可爱和某种独特的风情,总是会成为这个世界的风景,成为某些男人的梦想。这个女人自然而然得到的回报就是某些宠爱与殷勤。很难有女人拒绝自己不反感的爱意,人喜欢舒适是本性。女人的舒适很大一部分就来自男人的宠爱与殷勤。

他说中了芳洲的心事。芳洲也发现,其中一个人给她的呵护太让她感到舒适了。他给了芳洲很长时间的舒适感,他在芳洲的生话里就像一个绵长的春天。所有陶醉在爱情中的女人都能够体会芳洲的感觉。但是慢慢地,芳洲感到她和那个人之间需要一种新的平衡。芳洲不相信不要回报的爱,事实上,芳洲也感到了他的期待,那种期待没有超越一般男人的期待。芳洲自己也觉得如果不付出什么,她就欠下他很多了。但是,让她的身体出来替她偿还心情的债务,似乎不是芳洲容易接受的。芳洲是一个陶醉于婚外精神恋爱的女人,是一个被自己的生活轨迹牢牢控制住的女人,她害怕打破生活原有的节奏,尤其是她了解老公的洁瓣。但是,芳洲遇到的是一个迷人的男人,他并不给芳洲不洁的感觉。有时候,从他在其他任何地方的言行举止,芳洲可以推想他在性上面的诱惑力。

又一个春天来了,芳洲看见自己越过了三十岁。她固然相信简单是生活中的一种美好,但是,青春很快就会消逝在生命中。是否为自己悄悄藏一点过冬时候用来咀爵的的秘密?芳洲不知道。

那天那个人向芳洲发出邀请。他说,一起开车出去,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度过整天,好吗?他说的是一个白天。但即使这样,芳洲也很踌躇。难道白天就不会发生芳洲在现场不好控制或者不愿意控制的事情?

婚姻也是好死不如赖活呢!

水竹一直在犹豫她的婚姻是否继续。表面上,水竹是一个深受丈夫宠爱的女人,在别人看来,水竹在婚姻里很占便宜。但水竹似乎多年后才了解自己,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她不顾一切去爱的人和她成就的婚姻。

水竹是在初恋失意的伤痛中以报答的心情嫁给现在老公的,但经过六七年,水竹都没有把对老公的爱培养到像他爱水竹。也许是一直无法确认自己的爱,虽然很喜欢孩子,水竹也一直不敢成为母亲。水竹似乎一直在等待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生命中,让她结束这段婚姻。但出现在水竹面前的人却都不足以让水竹下决心弃现在的婚姻。虽然婚姻不给水竹激情,但给了水竹一个温馨的家。

水竹终于决定不再动摇,安心和老公白头到老。结婚第八年,水竹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但是在女儿两岁的时候,水竹全家迁移到上海。在这个人海里.水竹终于遇到了可以不顾一切去爱的人。水竹的心整个乱了,随即生活也乱了。水竹和老公开始吵架,水竹想毁掉他对她的爱,以求得自由。但水竹老公总是不愿意离婚。

水竹和老公开始分居。水竹想分居到合适的时候,就到法院离婚。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她的情人,并说,无论如何,她在离婚时会把女儿带在身边。

那个人突然以吃惊的样子对水竹说:“离了婚的女人,处境会比较难,何况还带着孩子,你要好好想想,婚姻也是好死不如赖活呢。”水竹几乎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但水竹一直是个骄傲的人,她反应过来,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觉得任何爱情,伤及她的自尊.就不必存在,她立刻放弃了那个男人。

水竹打电话把她在情人那里的遭遇告诉了另一个异性知己。结果从她这位平常无话不谈的朋友那里得到一些支支吾吾的言语。他告诉水竹原定一个月后飞来看水竹的

计划要临时取消,不能来的原因是要给岳母过生日。

水竹觉得一切很微妙。所谓图穷匕现,就是一个女人要离婚的时候,她的情人和异性朋友的真面貌吗?

水竹突然对很多男人都失望了,反而觉得老公那副肩膀才是最厚实的。水竹一位女朋友也对她说:不要轻易说离婚,找来找去说不定还是原配好呢。一定不要带着孩子落到回家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的地步。

只是水竹不知道她是否就此甘心了。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婚姻需要承受一些底线(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