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需要承受一些底线(下)

婚姻的贼船

株株是在很多人的反对中执意和她老公结婚的。虽然他在别人眼里不够优秀.但他对她的爱令她感动。株株看重一个男人对她的爱胜过看重他的优秀。在株株眼里,深爱的能力也是一种优秀。而且,株株觉得任何人,只要他有哪一方面的动机,他就会有哪一方面的优秀。这个世界不就是普通人组成的吗,所谓优秀的人,不过是动机强烈一点,付出的精力多一点。既然他能够因为爱株株的动机,做出那么多让株株感动不已的事情,那么,在他们需要世俗的战功的时候.株株和他共同确立一个动机不就行了吗?

最初的婚姻生活的确很甜蜜。他可以骑自行车带株株绕城市一周,想让株株看看他们居住的城市从早到晚样子有什么不同。但是,生活逐渐很累。株株发现,他除了爱的动机,没有更多别的动机。株株兼职打几份工,他却可能住家里睡懒觉。他最大的可爱是会花株株拿回家的钱,给她很多很多的浪漫。株株也满足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她想这样也是很美好的。他们不就是在生活中用各种方式寻找和制造幸福吗?株株挣钱,他花钱,他们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两个人的幸福。

但株株似乎越来越能干,她被不断提升,而且自己开起了公司。株株不知道是伤害了他的白尊,还是因为她的忙碌忽视了他给她的浪漫,他竟然找了另外一个女孩来分享他花株株的钱制造的浪漫。

这个时候,株株自己也被另一个人突然的爱所包围。株株和丈夫似乎各得其所,甚至互相用自己的行为鼓励对方的背叛。很快,株株不愿以这种方式让婚姻延续,她觉得自己有能力让自己过种一更加光明磊落的生活。株株提出了离婚,但他很痛苦他

立即结束了和那个女孩子的来往,并用很多方式来打动她。比如,他会把水果雕刻成株株的样子,会去找老字号的裁缝订做手绣株株名字的睡衣。

他用执着和软弱同时来巩固婚姻。但另外一份爱,却让株株看到,一种她以前忽略的优秀在—个同样也不缺少深爱的男人身上是多么精彩。株株不知道,她究竟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和他离婚才能顺利结束这段婚姻。

现在,株株一面忙她的事业,一面需要打碎一个旧的婚姻建设一个新的婚姻。她对朋友说:如果不努力把自己的婚姻经营好,婚姻很容易成为一艘贼船。上去容易出来难。要么,就甘心走上不归路,像老一辈,遵循简单法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未尝不好。

我们的难题:婆婆要来和我们一起生活

当我和我的同龄人慢慢发现自己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群中时,我和我的好朋发小冯遇到了共同的难题:婆婆要来和我们一起生话,我们是否接纳。

开始,我和小冯互们鼓励,最好不要让婆婆来。但慢慢地,我们泄气了,好像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勇气把一个要投奔自己儿子的老太太拒之门外。

小冯的婆婆如期到了小冯家。我常常打电话去问候小冯,一切似乎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小冯很少抱怨,只是偶尔叹息一声说:“和婆婆相处,谁都知道怎么一回事,能将就的地方将就,不好将就的地方就找个变通的办法。她为我们贡献了一个好丈夫,我们和这个女人的缘分是早就结下了。我们做儿媳妇的就是还她这个情,我们欠她的,这么想,你就很坦然。其实呢,老公对我更好了,他可能又觉得他欠了我的了。老太太呢,觉得自己欠了儿子的.处处为儿子考虑,有时候还防着我点儿,我倒也觉得很好,老公的还不就是我的,有人比我还心疼我老公,怕也只有他母亲了。这样一家人,彼此觉着欠着,处得比很好。”

我就对我老公讲起小冯对婆婆孝顺的态度,我老公说:“那,小冯挺不错的。”我知道那是我老公一句由衷的称赞。我的女朋友中,他最不接受的就是小冯。因为小冯和我要好,我老公很不会照顾人,小冯从我这里知道多些.总是很直率地替我抱不平,常常抓住机会就教训我老公,要他对我好些。其实呢,背后说我老公很多好话的也是小冯,但当面教训的印象太难堪,我老公总是对小冯敬而远之。

我就问我老公,我们什么时候接咱妈来北京,反正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老公说一切由我自己决定。

这些年来,婆婆的经济保障一直是我和老公的事情,就连哥哥嫂子姐姐姐夫们在婆婆身上出了力,我们也要在经济上给他们补偿。这在农村家庭很普遍,我婆婆家就我老公读书出来了,能者多劳,惯例是我们自己定的。我和老公在经济上也不很宽裕,买了房子负担很重,有了孩子之后,负担更重了。婆婆年近七旬,有高血压和冠心病,他到北京来,医疗上的事情不如我们小镇上方便便宜,更主要的是她一旦发病,我这边缺少人手照看,还有,她总是容易感冒,和我周岁的小孩住在单元房子里,也不好,尤其是北京冬天,人老在屋子里,屋子门窗还老关着。我老公又是一个连自己都不会照顾的人,我真担心自己吃不消。

婆婆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们还租着房子,我和我老公各忙各的的,我们只有轮流值班,以确保婆婆每天能够在睡觉前见到我们中的一个。她不会讲普通话,连钟表都不会认;但她喜欢和人交往,在楼下晒太阳,一会儿就和别人走不见了,害得我满街找;她总关不严煤气灶,一个人不能洗澡。一个月之后,我和老公都吃不消,只好把她送回去。

但婆婆就是愿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走的时候,流眼泪,晕车。我和老公很惭愧,但是在支撑不了。其实,婆婆来一趟不容易,我们也不容易。要转汽车火车总共

三十个小时路程、她老人家受罪;我们要请专人接送,她来去一趟,我们要承担四个单程的车费。她身体不好,我们心疼她的身体;我们钱不多,我们也心疼自己的钱。

婆婆第二次来我家,是我怀孕休假在家的时候。我想,既然她每次在电话里对她儿子说想过来,那就让她来吧。正好,我怀孕在家,可以陪她。我的肚子很大了,自己洗澡都要老公帮忙了,但我要给婆婆洗澡。婆婆洗澡夏天都要给她开暖风升温,有时候,我真担心憋坏了我的孩子。带她出去玩,婆婆晕出租车,只好坐公交车,我这大肚子还得管一个高血压别摔着。我还老得跑药店,婆婆每天一早起来,一会儿打嗝一会儿叹气,摆开自己的药袋子还打开自己的话匣子,唠叨没完,除了说自己过去吃的苦,就是现在身体不好的感受。有一天早上,婆婆一边吃饭一边说,昨夜吃多了,如何反胄等等,我突然胃里难受,冲进卫生间吐起来。本来孩子都快生了,忽然又像早孕反应。

后来,考虑到我生了孩子没人照顾她,只好在婆婆住满两个月后把她送了回去,我呢,心里记挂她在公公去世后的孤单,知道她最依恋她的小儿子,我就老鼓励老公打电话给她。她老人家倒好,一边说电话费花得多,一边给她儿子讲她在家里多不舒服,一说就一个多小时,还一遍遍说,儿子,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她一个电话,让我老公好几天心事重重。我老公惦记母亲,自己又不敢下决心要老人来,他知道自己不爱管事,最后,连婆婆来不来的决定也要我做。

该承担的就慨然承担,我得到的比付出的多。

我想,婆婆一天不来,我和先生就一天心不安。不如,横下一条心。

我老公打电话的时候,婆婆突然说她不适应北京气候什么的,老公一个劲儿在那里劝。我就拿过电话,直接说:“您准备好,几天后,我们会找人去接您。您少带衣服,来了再买。这次,您不会晕车了,您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您高兴多久就多久。”婆婆马上说:那就不是一两年的事情。我说,是的。

婆婆高高兴兴来了,连出租车也不晕。还说,就是怪,来了不晕,回去晕。

这次,我的心也彻底放开了。我想,无论自己的生话压力有多大,无论自己情愿还是不情愿,无法推卸的责任慨然承担了反而轻松。有几天,我感冒了,一直不敢陪儿子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听到儿子在客厅哭,保姆怎么哄也不管用。我戴着口罩就陪他玩去了。一边和儿子玩,我边明白了一个道理。我想,婆婆对她儿子的依恋大约和我对儿子的依恋一样,只不过,老年的母亲似乎是以给儿子增添负担的面目依恋自己的儿子,年轻的母亲是以提供依靠的方式依恋自己的儿子罢了。

因为是我自己无法摊卸的责任,又是我事先想通了的事情,后来,我发现,和老人一起生活也不是那么可怕。小冯当然也那样跟我说过,但直到我自己体会了才深有感触。

更令我惊喜的是,我发现我老公变了一个人。他对我的感情中似乎多了一份初恋时候才有的虔诚和感恩。有时候,看到母亲不妥当的地方,我没有说什么,他倒先来跟我悄悄抱怨几句。我虽然口里劝他,对老人要像对孩子一样,要把她的不懂事看成是天然的,但心里,还是很感激他对我所有付出的体察。更让我惊奇的是,在婆婆来了之后不久,他竟然第一次主动提起我和他的结婚纪念日。他过去一直很不屑于这些“假浪漫”,即使他知道有时候我也喜欢。那天,看到他抱回的大花束,我就问他,为什么突然在第十三个结婚纪念日恢复了记忆。他说,老妈来了,我才知道,老人孩子女人是一样的都需要哄。而且,那天我婆婆表现得也特别好,一向节俭的她,那天竟然表扬她儿子给我买花很应该,说,我这个儿媳呀,顶十个儿子。

我呢,久久回味我老公说的老人孩子女人都需要哄这句话。多年来,我婚姻生活的一个结似乎打开了。以前,我总是在他耳边唠叼,别的都有了,我要浪漫,只要一点点浪漫,就完美了。吵架和相互索取都在这个死结上。等到我不再需要这些,只是一门心思尽找该尽的责任的时候,这个结却自己打开了。

因为我们是中秋节结的婚,那天的月亮很好。我和老公就跑到圆明园去赏月。十几年来,这次觉得月亮格外好。我们说了好多话。我老公甚至第一次重提,几年前,他和我之间由于误会而闹的一次大矛盾。他问我是否知道,在当时的误会中,我是过错方,是什么东西让他给了我解释和弥补的机会。我说,我也一直纳闷,就是不好问。我老公说:“你一直很孝顺两边的父母,当时就觉得你做人的底线在那里,不至于那么糟糕。”我对他那个答案很失望,仿佛我的爱情如果不是因为那点孝道,就一钱不值。我老公说:“事情呢,应该那么看.在最绝望的时候,即使无法从爱情本身为爱情找理由,但如果还在为爱情找理由,说明那爱情还是有继续的理由。有时,真正靠得住的爱情,反而是那些在爱情之外,还有更多别的理由支撑的爱情。最可靠的理由之一,就是爱情和它的三亲六戚之间的亲情了。而孝道又是亲情里最难的一种。”

离婚的缓刑

二哥忽然向二嫂提出离婚。二嫂先是不同意,后来,见二哥坚持不懈的样子,就同意了。不巧的是.去了婚姻登记所,却因为离婚证用完了,暂时没有拿到离婚证书。

二哥忙于生意,急着出远门,就嘱咐二嫂随时去拿离婚证书,因为一切手续都齐全的。

我与二嫂的情深已经超越了姑嫂关系,所以我常常去二嫂家。

二嫂偶尔也和我探究二哥是不是已经有了人,但又总会自己得出结论:夫妻的爱存在与否同第三者的关系没有必然因果,生活在某种空气中的人其实自知冷暖,第三者的出现不过像一支温度计,报出了具体的温度,唆使人要急于加减衣服罢了。

但是二嫂并非对发生的事情无动于哀。她开始从镜子、衣橱,也从不同的老少女人身上研究她自己。镜子和衣橱大约提醒她,三十岁女人的青春还绰绰有余,与男人对着干完全来得及。比她年龄小的人包括我,都怂恿她培养一种情海中游刃有余的风采,绝对别辜负一个也给了女人自由的时代。二嫂这时会笑,她的皱纹还非常含蓄,那笑容是明媚的。

二哥一走,就是一年,有各种不回家的正当理由。

二嫂出门总有机会路过婚姻登记所,佴她仿佛忘了她还有离婚的事情要办。也许,她觉得,离婚证拿不拿,她的生活都要继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后来,她就说,等二哥回来,再重新签字,一起去拿证,反正她不急。二嫂的女朋友中也有些所谓的“第三者”,她照样和她们一起聊天喝茶,谈感情的事;她的朋友中也有婚姻生活很幸福的女人,她一样分享她们在婚姻的所有自得自满的快乐。除了我,很少有人觉得在二嫂面前需要隐瞒她们的快乐。

二哥的生意时好时坏,二嫂也不在乎。她只是把自己的事情能做多好就做多好,春天来了,也不忘记和孩子出去放风筝,到植物园看花开。

二哥终于回来,大概是在深夜时分,我睡着了,不如道。一大早,我被一种翻找东西的声音弄醒。是二嫂在翻箱倒柜,见我醒来就问我,看见二哥的乐谱没有。她喜悦地告诉我,二哥半夜回来了,说是想拉琴,但找不到乐谱了。

我觉得二哥奇怪,一年不回家,一回家就要二嫂给他找乐谱,什么意思?

二嫂告诉我,二哥是要拉琴重新向她求婚呢。当年,二嫂就是因为他拉琴向她求婚,才嫁给他的。

二嫂接着翻找,我又睡过去了。不知多久,我被深情婉转的二胡声唤醒了。我躺在床上,一直听着,一直听着。我想,二哥的手竟然还不生,拉琴还是那么圆润感

人。后来,琴声终于停住了。我起床来,看见客厅的一角竖起了旧琴谱,那把乌红发亮的二胡斜倚在乐谱架上,松香上两道深深的勒痕茌晨光里如泪痕发亮。

我到厨房,悄悄问二嫂:“你这么大度就把我负心的哥哥原谅了?”

二嫂大智若愚地说:“他不就是想玩玩离婚游戏吗?我也没有弄清他是否真的做了负心的事情,所以,就权当没有。反正,他给这个婚姻判了死刑,我则给这个婚姻改判成了死缓,也留下了挽救婚姻生命的余地。浪子回头了,他缴械投降了,我就慈悲为怀。就像《西游记》里观音菩萨对待那些偷跑到凡间享乐的妖精一样,叫一声畜生,收归仙界也就过去了。”

听二嫂那样说,我挺为二哥庆幸的,便急忙赞赏二嫂的见识。我说,大约你多年听二哥给你演奏二胡,也听出婚姻的本性来了。你看,二胡的音色就如同婚姻的基调,无论多么幸福的乐章,一经二胡演奏,都带点忧伤的味道。婚姻里的爱情就是这样,无论多么深厚,都要和人间烟火饮食男女的力量对峙着,只有智慧的男女才能不轻易中招。仿佛炒土豆丝,火候过了,干脆加点水,多炒一会儿,然后做成土豆泥,这叫退后一步天地宽呢。

不是吗?一个三人鼎足的家,连旁人看着也舒适,何况厅堂之中还有琴声咏诵秋风落叶。

得到长久幸福的枷锁

那天,接到林方的电话,说她决定离开北京,回重庆生活了。我觉得很遗憾,她已经来北京好几年,几个月前,她事业感情各方面都很好,三月份刚刚搬进北京近郊新买的大房子,并且在筹备和男朋友的婚事,现在却要离开?我知道她的“倾城之恋”结束了,只好故作轻松和她开玩笑说:“‘非典’不会有第二次了,你就怕得要溜掉?”

但林方没有兴致开玩笑,只是要我定一个地方见面,她要和我聊一天。

此前,我和林方是典型的“社交型”朋友,一直在热闹光鲜的场台见面,并且多数时候是在一帮热闹光鲜的人群里。这个人群的特点是,亲热从不会少,但推心置腹的单独交往并不多。虽然我和林方是乡党,但一些好奇林方的人企图从我这里打听一点林方的故事却很难,虽然我一向隐恶扬善,但即使要说林方的好话,我也并没有素材。

我们都觉得应该去植物园,这个春天一直没有出门,都不知西山的花开花谢是什么景象。林方来接我的时候,我发现开车的人不是她的男朋友。不是男朋友也算了,林方开口就介绍说,那是她老公,专门从重庆过来接她回去。那一刻,我才知道时尚女友生活的丰富多彩,立刻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像《红楼箩》里的傻大姐,随便乱说话,泄露了别人的秘密,引来一场大乱。

幸好那位有点憨厚的男士,在尽到司机的职守后,腼腆一笑,就离去了。我也有了放松的心情,听林方娓娓道出她的故事。

林方说,她二十二岁就结婚了,最初那一年,是很满足的。两个人,在重庆过着朴素的小日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甘心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就说服了丈夫,自己只身来到北京,想着打下一片天地后,再把两个人的小日子搬到北京来。

但是,不知为什么,一到北京,林方的本能就是把自己重庆的生活密封起来。自觉而有远见地把婚姻视为累赘,并悄悄把这个累赘抛在新生活的视线之外,犹如顺水行舟。

林方很快遇到了新的爱情。这个时候的林方,也就是我的社交女友林方。在过去的三四年中,我总是看到我们的社交宠儿,出入都有一位成功的中年男士护送,虽然

只给大家留下匆匆的背影,似乎刻意矜持,不留任何把柄的样子,但我们还是随处可见林方的满足感。

林方对我的逐渐敞开,是在“非典”来临的时候。她忽然从筹备新婚的兴奋里落寞下来。那种落寞还是我自己从她的电话中捕捉到的,并非她的自招。但我开始以为,那只是“非典”造成的好事多磨带给她的。随后的落寞越来越多,像暮色一样开始笼罩我的倾听,但林方一直没有自招。我很喜欢和时尚女友们交往的话术,倾拆大家都需要,但人人都会给自己留下安全的空间,话语中总是一直传达情绪,而不传达事实。就像大海把冰山的一角露出来,把寒冷的呼吸散开一些,但巨大的部分还得自己海涵着,直到水位下降到不能自持的时候。

四月底的一天,林方来电话,她突然自招说她很失望,甚至恐慌,时时刻刻想回重庆,但又走不了。她的新房子里还缺很多东西,有时候,还停电停水。本来,平常这些都不在话下,男朋友作为礼物送她的那辆车,由于林方不敢开,原来送礼人还附加专职司机的服务。但“非典”来了,这个人要回到有妻子有孩子的家里,在林方百般抱怨撒娇之后,给她送去水和蜡烛就从此消失了。林方一度气得关手机、拔座机。但赌气也没有用,人家正好找借口说,打你电话不通,后来就不打了。林方开始怀疑原来的结婚计划是闹着玩儿的游戏。难道,“非典”对于她的意义,就是让她有机会看清爱情和婚姻不同的真面目?

林方感叹说:“在那些平安无事的日子里,和另外一个人争,多多少少能争到一些,现在,有老天带来灾害,夹在中间指手画脚的时候,自己没法和任何人争了。现在,觉得家、婚姻这些朴实的东西,原本牢牢和自己捆在一起曾经显得累赘的东西,才显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价值来。”

林方和我赤诚相见了。我想,平常我们拉帮结伙的热闹的社交生活也没有了,现在,林方遭遇感情挫折,我家有小孩,也没法邀请她到我家里来。我只好给足她我所有的善意。我说,以我长你五岁的经历,家还是得要的。找一个踏实可靠的人过日子

还是首要的吧,对于女人来说,首要的成功是家庭的成功。人生如同旅途,家是给旅途准备必需品的包袱。出门的时候,过于追求自由的人,如果不要包袱,在路途上,总有时候,会发现痒痒短缺;出门的时候,不怕繁琐的人,包袱是沉重一些,但旅途如居家的感觉还是很好的。也许,如果人生一直花团锦簇,很多东西我们是可以不要的;否则,很多东西我们能要的时候,就赶紧要了。人生多多少少要赶上一些考验吧,共患难的人要早早备下才好。正如你自己与意识到的那样,人生,必须要有一些和自己铆在一起的人和东西吧,比如婚姻、伴侣、孩子、家。

接着,我又给林方讲我在当天看到的一个画面。我说,即使“非典”过去很多年,在回忆这段难忘的日子时,我都忘不了这个画面。那是早上,我路过农贸市场的时候,在他个小贩的摊子上,看到一个告示牌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甩完回家”几个字。那个悬挂着的牌子在风中跳来跳去,,和小贩的叫卖声似乎和着节拍。我熟悉那个卖水果的小伙子,知道他有一个漂亮的媳妇和一个三四岁的儿子,我就问他现在怎么回家,不是不让到处流动吗?他说,不是回老家,是他媳妇给他挂的牌子,让他每天卖得快一些,挣的钱够每天吃住就行了,卖完就回到他们在北京租住的那个家里。她和儿子哪里也不去,就在家里等着他回去。

从那天通话之后林方就和我断了音讯。她的电话我也打不进去,我想,她还在赌气,和那个人。

当她约我见面,说要回重庆生活,我预料中,她和她后来的爱情结束了。但并没有想到,她和她过去的婚姻开始了。

林方告诉我,在四月底最恐怖的那些日子里,她已经通宵无法睡眠.白天则吃不下东西。最后,她给重庆家里父母打了一次电话。父母给她老公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她老公就神速地出现在她荒凉的新居门口。当门铃响起,从猫眼里看到两年没有见面的老公时,林方从心底看清了自己真是一个势利的女人。她说:“所谓感动,就是势利。这个男人,我过去由于势利离开他很久;现在,他冒着生命危险,逆无数人

而来,把生命中最大的势利千里迢迢给我送到这一扇荒凉的门背后,我再也找不到更大的交换价值了。”

林方回重庆去了。但我期待,她不要因为一个负心于她的男人,而抛弃北京这座她曾经爱过的城市,不要决绝我们这些在酒吧茶屋食坊和西山时常聚会的女友。

林方回重庆后,给我写的第一封邮件说,大约以后会和老公一起回到北京来,等到有了孩子吧。在信的末尾,林方写了一段发自肺腑的话——好长一段时间,我想着人生更大的灿烂和自由,决意和一个一直真爱我的人相忘于江湖;现在,我希望得到最长久幸福的枷锁,与真爱自己的人相濡以沫开始新生活。无论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真爱和亲情才是可靠的。当世人向幸福索要造访的地址时.幸福总是诡秘地写下两个地方:一个是相濡以沫,一个是相忘于江湖。吃过苦头的人才知道,幸福固然在两处游走,但是在更多的时候,它笃定住在相濡以沫的地方。知道这点,世人靠近幸福时,扑空的时候就一些了。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婚姻需要承受一些底线(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