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每个人的福利(上)

把幸福放在几只篮子里

几年前,我去好朋友家.参观她的新居。我特别喜欢她家所有内门的门锁,那种上千元一个的银色球形雕花门锁,握住手心,感觉特别舒适。那自然也是朋友的钟爱之处。但事隔不到半年,在我装修房子时,那位朋友却给了我一个关于锁的忠告,她说:千万不要装那种需要空手才能转动的球形锁,有时,你必须在双手占满东西的时候,用胳膊肘或手背去开门,所以最好还是选那种轻轻按下就可以打开门的有把柄的锁。

这个忠告给我的恩惠,我在居家的日子随时都可能享受到。更重要的是,这个忠告在我的生活中给了我一个最大的延伸意义:永远不要把幸福放在一只篮子里。

我想,那空着的双手,如同我们那些平安无事的日子,在平安无事的时候,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就像空着的双手可以拿起任何东西一样,转动精美舒适的银色雕花门锁也是轻而易举。然而,当生活中各种大大小小的变故忽然占据我们的双手,我们还要进入另外一扇门时,至少需要先做到:我们来得及把手上的东西放一下,空出手来去开门;或者有另一双手帮我们打开那扇门;或者我们原来的门锁就是那种有把柄的可以用胳膊肘或手背轻轻按开的门。

还有一个女孩告诉过我关于她母亲的故事。她说,她的家庭不富裕,少量的钱要养活一大家人,家里的收支曾经是她妈妈的一大难题。她妈妈后来就想了一个主意,每个月父亲把钱一拿回家,她妈妈就把钱分装在几个袋子里。一个袋子的钱用来对付生活中一个必需的项目,只要不互相挪用,生活就在精打细算中正常进行。

我想多数人面临的人生景况,也和那位母亲没什么两样。人生的时光和精力总是有限的,但我们内心的欲望却非常多。从这一点来看,人人都是捉襟见肘的。为这个问题,我曾经也困惑过很多次。对于是否结婚,是否要孩子,是否继续婚姻,是否进取,是否退守,我都有过辗转。一面,我看自己的内心,一面,我看别人的实践。最终,我的人生一步一步在妥协和坚持之间,获得了一个中间状态。

我把幸幅从一只篮子放到两只篮子是我由单身到结婚。那个时候,我的身边有好些时尚女友,她们都喜欢一只篮子装得满满的感觉,尽情享受自由和来自各处的不固定的宠爱。我们都在婚姻的边缘徘徊。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女友,由于家里半夜来了强盗,情急之中跳窗户.造成毁容,我才义无返顾走入婚姻。我想,仅仅为了有一个黑夜的保镖就值得结婚。我的那位女友,最终也踏踏实实成了一位主妇,不过她很会自我解嘲,她说,婚姻是她打折买到的最实惠的东西。至于我的婚姻,虽然没有碰到打折这种好事,但原价买来的东西.也就满足于没有遭受欺诈,还算平和。

对于是否要孩子,我比当初是否结婚犹豫更久。结婚的时候,我就想,万一错了,很好修改,不就是离婚嘛。但有了孩子,母子关系是无法修改的,我能够为孩子付出那么多吗?但是,有两个事实,我也无法回避:我不能无限期犹豫,我只能在某个年龄前做最后的选择;我不能保证,我选择不要孩子将来不后悔。那个时候,我开始注意一些容颜苍老的女性,有风度的没风度的,我在她们脸上再也找不到爱情的任何想象,我也会感叹她们有过二十岁的年华,但那都只是对生命的同情。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那样的女人身边,有一个风华正茂如花似玉的女儿,或者一个玉树临风的儿子,那个女人忽然激起我的妒嫉。事实上,除了职业之外,女人还有更精彩的领域:恋爱、丈夫、孩子。生命其实就是变形记,尤其是女人。在五十岁时候,重新收获二十岁的青春,是一件多么引人妒嫉的事情。我想,我不能短视,我不能只是比母亲辈多一份压力更大的职业和仿佛自由的生活,而白白放弃那么多幸福的项目,尤其是做母亲这项。事实上,男人做企业是,只要有本钱,就不断开发所有能够赚钱的项目,实现集团化梦想。女人经营生活何尝不应该如此?我决定把自己的幸福放到第三

个篮子里。孩子出生了。我想,孩子就是我种的一棵绿化树,只要他正常健康,我的最大目标就实现了;他如果还要结出硕果来回报我,就是我多赚的了。

有了孩子,有一个家,有一份独立的职业,我们心里的牵挂是多了,但“狡兔三窟”,左右逢源的感觉也很惬意。

记得孩子八个月大的时候,我对老公说,我想出去工作了,两年呆在家里不工作,我有点烦了。老公说,随便你。好,我就去找了一份工作。上了半个月班,办保险的入职体检出来了,告诉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单位人事说,不行,你得走人,我们这里很严。但我的一个律师朋友告诉我,我有权利要求复查,复查结果出来了,我是因为打过乙肝疫苗,在有抗体(有免疫力)的地方有个加号,而不是在有抗原(即病毒携带者)的地方有加号。但是,由于这个过程的不愉快,那份工作已经让我有些不舒服,但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下决心出门工作,不想轻易放弃。老公说,还是回家和孩子在一起吧,你看你,体形没有恢复,心里也牵挂着孩子,根本不在状态,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这个体检误会正好帮你甘心在家里多呆段时间。我就给单位打电话说要辞职,单位也立刻同意了。我跟老公说,我怎么这么失败,说辞职,人家一点也不挽留,仿佛人家就等着我一句话似的。

老公说,你还忒天真。你这体检有“前科”的人,虽然平反昭雪了,人家也怕你赖着昵,但我欢迎你赖在我这里,想怎么赖就怎么赖,无论你什么情况都可以一直赖着,真正的乙肝也没有关系,你在乎那些毫不值得在意的人事干吗呢。

我一向是个害怕依赖别人的人,我想,一份像样的职业,一定要抓在手里,以保证我个人的自由;一份像样的薪水,一定要有,至少足够我和儿子生活,和老公闹了别扭一点不心慌。但那天老公的几句话,让我心里特别踏实。我又在家里安心呆了差不多一年。等我再出来工作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我自己最满意的工作,孩子也大了,自己的体形也恢复了,我觉得非常轻快。每天,我兴高采烈,在单位是一份愉快充实的工作,回到家里,有一个越来越可爱的该子。老公看在眼里也很为我高兴。但他总是那样,在得意时候,给我泼点冷水,就像在低沉时候,给我唱高调一样。他很老练地对我税:工作中的事情,尽力而为,求得问心无愧;但遇到和自己尊严与志趣有冲突的事情,你都可进可退,全在自己感觉。过三十岁的人了,孩子是一片天,老公是一片天,自己的爱好是一片天,工作是一片天,几片天都有了,东边不亮西边亮。与其改变自己太多去适应,不如选择自己最舒适最甘心的状态。

我想,虽然我一向显示出,本女子可以独行天地间,他不过是我晴天的一把伞罢了,但他一定要告诉我,雨天他随叫随到,我也是由衷欢喜的。在很多地方多点安全感,就有可能对所有的委屈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其实呢,因为自己在工作上的用心,对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公,我也总为他预备着同样一句语: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当然,这句话惟独对儿子不适用,儿子提供的恰恰是永恒的归依。这在精神上正好给我至高无上的力量,有了面对一切荣辱的勇气.这个勇气便是我人生的中流砥柱。

所以,当我的一个妹妹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来和我商议是要孩子,还是在酒店买一间房,到全世界去做自助旅游的时候,因为是自己一家人,我推心置腹地告诉她,除非,我们有一只铁篮子,里面装的是确保任何时候都摔不烂的金蛋,否则你最好为漫长的人生多准备几只篮子,把幸福装几处,即使哪只篮子一时出了问题,你还有别的篮子可以依靠。这些分装幸福的篮子,都有标签,你试着去装吧。以下就是这些成对的篮子中的一部分:

“花样年华”与“美人迟暮”;

“风华正茂”与“生老病死”;

“少年不识愁滋味”与“屋漏偏逢连阴雨”;

“相忘于江湖”与“相濡以沫”;

“花好月圆”与“悲欢离合”;

“锦上花”与“雪中炭”;

“进可攻”与“退可守”;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运营网 » 婚姻是每个人的福利(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