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每个人的福利(下)

恩爱夫妻李杰和魏俊霞

好些年前,我一直在奔波中生活。我的奔波是因为我的爱人远北京。

那时候,我的年龄还在二十五岁以下,独自人在单程三十小时的火车上,我常常会遇到邻座男人的关心和照顾,同时我会听到和经历一些故事。有时候会碰上十八九岁的小男孩不遗余力赞许自己的女朋友,有时候听到的则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贬多于褒地评论妻子。

后一种情形下,我会有一些不舒适的感觉。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进入婚姻不久的女人,不知道男人究竟怎么想,我只知道我的丈夫不会在人前谈论我的好歹。所以,我也微笑着听我的那些旅途伙伴说一点他们妻子的家常话,并悄悄站在他们的妻子一边。

然而,那一次是个例外。

这位先生叫李杰——我很愿意早早地写出他的名字——在北京丰台一家航天企业工作。我是中途上的10次重庆—北京快车,刚巧李先生这边有个座位。

他坦诚而细心。看到车厢渐渐拥挤,就与我换座位让我靠着窗户,他说,女孩子总要娇贵一些。他去打开水时,就要我的杯子,我刚巧忘带杯子了。那杯新茶泡好后,他一直没喝。大约过了两个大站,他终于说,你喝点水吧,坐车不喝水可不行,我这是新泡的。

我谢过了却没喝。我们讲起话来。

他主动说到杯子。他说,他爱人特别讲卫生。他每次出门都自带茶杯、手纸甚至拖鞋。洗漱用具从来都用食品袋兜着往行李架上挂,出门坐车专有一套外衣。

“不容易呀,一个女人很爱家。她耐心细致地经管一切。丈夫,孩子,还有自己的工作。我不能给她添乱,不能在外沾染些什么毛病回去。”他话语中透露出幸福。

他又说,这次出差到大西南,本想抽空去看看三蛱,可船票得等两三天。出来已半月有余,走前,爱人有点小病。结婚多年,很少分别这么久过,一想起她泪汪汪的样子,就决定干脆下次带着她和孩子一道自费去三峡旅游。这不,从成都到重庆后,才几小时就上了回家的车。

我听得神往起来,忍不住称赞了他妻子一句。

他几乎有点忘情.就顺着我的话,讲起他妻子的种种美德和情意,讲起他自己由一个工人成为技术骨干等种种成功与他妻子的功劳,讲起结婚十几年的忧乐与共……

我不禁默默为这男人心中的女人感动起来。这个女人在生活中竟这么战功,她来到这个世上,认准了一个男人,恋爱结婚了,与这个男人一道营造着甜蜜的家庭气氛。一个女人,固然已经不再靓,不再娇,然而,她竟像太阳或月亮一样仍然独一无二,丈夫那颗心也像天空一样广阔深邃,无论海角天涯,都完完全全装着她。

“她的手比较大,”那位多情的丈夫继续说,“可是特灵巧……”

我心里再次热呼呼的,很担心一会儿匆忙中下车忘了问一声那位不曾谋面的幸福女人的名字,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叫俊霞,叫魏俊霞。十几年只叫名儿叫惯了……”

这差不多是十年前的旧事了。我相信这些年来,李杰先生一直和他的俊霞过着心心相印的生活。而我,也已经走走过了十年的婚姻。我知道一份美好的婚姻对于男人

和女人都是至上的幸福。

屋顶上方

那天.我从火车站接了从远方探亲来看我的老公,在路边见有人卖风筝,就停下买了风筝和风筝线。正要往回走,就见陈君从出租车上下来,很欣喜地说,正准备到我的住处去找我,要和我说些话。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取舍,显然,两个人都因为我远道而来,似乎都有理由和我单独呆在一起。

还是我老公主动伸出手,打过招呼后对我说:“你们找个地方说话,我先去调试一下风筝,过会儿一起放。”

陈君不好意思地提起前不久连续四次的长途电话,表示歉意。他说,在离婚官司即将让他崩溃的时刻,他一直往我的单位打电话,让我不舒适了。我也表示歉意,我说,当时面对办公室的同事我什么话也不能说,只好沉默。他说后来仍有脆弱的短暂时刻,惟一想到可以倾诉的人就是我,但他总是忍了又忍。但是,今天从法院拿到判决书出来,还是没有管住自己,跑来找我了。陈君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他坦白地告诉我,结束了离婚官司,也没有什么成熟的想法,就是觉得这件事情值得和我分享。不想,碰上了我老公,但愿不会给我惹太大的麻烦。

凝视道旁初发新枝的春树,我有些感动,但还是回避了这个话题的深入。

陈君和我是在短期培训班结识的,那时他与妻子已经闹开,只是初次与我交谈他只字未提。我当时却正在新婚里思念远方的爱人。他大约知道两种情形很冲突。但是,这个朴素稳重的男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寄托了一种理想在我的“坦荡与率真”上面。

阳光很快偏西,看见河滩上空飘飞的风筝便顺着走去。老公看到我们,邀请我们一起放飞风筝。在绚烂的晚霞中,风筝无声地向云端奔赴,空气中也有一条无声的道路被牵引前去。我们忘形地追赶,似乎体会到孩子般的快乐。

我先前的忐忑逐渐释然。

暮色还是很快来临了。老公和我一起到车站送走了陈君,我们手牵手走在街上,看到月亮升起来,在月亮的身边,亮着那颗永远的陪月星。

我想起几年前,老公在和我恋爱时候写给我的信,他对我说:在月亮的身边总是有一颗陪月星,我就是你的陪月星。

还是我主动说起陈君来,给老公讲了其间的一点情意。老公说:人间充满爱慕,才表明有爱的能力尚存的男人,和值得爱慕的女子。在每个房子点亮的灯才让白昼结束后的夜晚充满温馨。

很久之后,我在阅读《亲爱的提奥》这本书的时候,看到了温桑·梵高在二十三岁时所写的那句话:“在这些屋顶的上方,只有一颗孤独的星星,但是一颗美丽的、大的、没有敌意的星星。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忘掉这番景象。”

似乎就在那天,我同时也收到了陈君写给我的信,他说:“一个女人能否轻快,在于一个堪称爱她的男子灵魂是否宽广,爱心是否深邃。你的身边已经幸运地有了这样一位男人。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你要在很多人中去辨别他的不同,也要在很多爱人中去辨别他给你的爱。并且倾注你的爱和智慧去珍惜这个男人。”

真是的恩赐

很多人都会谈到婚姻对自己的约束和磨损,我对此的确没有太多切身感受,十多年的婚姻给了我一双舒适的鞋子,让我在人生路上比赤足走得更从容,却不以夹脚为

代价。

记得有一次,在认识我老公前我曾单恋过的男生忽然告诉我他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当时已经有点晚了,我加班回家正好被堵在离他住的宾馆很近的地方,我立刻决定弃车和他见面。走进宾馆的途中,我才给老公打电话说,我要和谁临时决定在哪里见面,回家会比较晚。老公开玩笑说,找得到回家的路就成。特别赶巧的是,那天不知宾馆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深夜十二点后宾馆的人才被允许自由活动,我只好让老公来接我回家。介绍他们见面的时候,我大大咧咧地说:这是我过去的偶像,这是我现在的家长。

事后,我过去的偶像打电话对我说:看来你真的很幸福。我本想谦虚一点,但我更习惯说真话:是的,我是很幸福。

而我的幸福就来自于我一贯的真实。

记得我和老公订婚那天,在接受他的信物之前,我提议先到我住处收拾房间。我的理由是订婚之后,一切都要最新的,甚至连房间的灰尘也要是新的。其实呢,我是担心他还没有看见我的全部真相,包括我闺房里那两只永远凌乱不堪的抽屉。

我毫不犹豫把那两只抽屉从写字桌里抽出来,让他看见了一个表面整洁的女人最邋遢的风光,在那邋遢杂乱之中,有一只脏了的口琴和一副盒子坏了的跳棋。

我告诉他,单恋的日子,我在跳棋盘里,自己和自己对弈,那只口琴则是一个喜欢我的男孩送我的礼物,现在和你订婚了,我需要扔掉这些东西吗?

他说:“有时我们喜欢清理记忆,但不必在人生经历中人为挖洞。应该有些东西帮助你储存过去。”

他就坐在小凳子上,用了两盆清水,一点牙膏,一支旧牙刷,还有把剪刀,一些胶水,和一个小时的时间,最后,还给我干净发亮的口琴,和看上去完好如初的跳棋

盘。那意味着什么呢,除了被尊重,还有我在生命中的破损会被他细心修补。

我的房间里连灰尘都是新的,但我的抽屉依然凄乱。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过整齐的抽屉,后来也没有,但从来没有因为这一点受到过责备。这也是我需要的婚姻生活前景中至关重要的一点。

那天,我们顺利订婚。后来顺利结婚,以后,就是许愿顺利白头到老吧。这是真实给我的恩赐。

而真实还给我许多领悟:生命中固然有表演的时刻,但真实的时刻越多,显示一个人真正为自己活的时候越多;尤其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必须用真实的面目去取得,这个东西才会长久地属于自己,并且适台自己,否则,辛苦表演一场,得到的东西,要么留不住,要么就是代价昂贵的枷锁。所以,真实除了让我们得到自己最需要的,还让我们和自己不需要的东西绝缘,把更宽敞的人生留给自己需腰的幸福。

初欣网资源整合來自网络收集或本人原創,转载请注明出处!若资源分享侵犯了你的版权,请联系博主,我們會在24H內刪除侵權資源!
初欣网 » 婚姻是每个人的福利(下)

发表评论